縱火

哲一

一樣的骨骼血肉,
一個無法燎亮的世界,對照時
一直在焚的,應該屬於
一種結了又解,解了
從不離結的佳構。
千秋與百載,一切
寫過的字燼反覆摭拾:
但願絕句猶可雋永,至理
一貫的灸手。

高溫的進路闡明了:
氧、熱能、燃料,可以互成體用;
點起的一幕真相,一形一念
可共可殊,生生世世
心物的辯答必然無極;
或者可以說,辭章
不曾斂埋焰光,一舉出世
亦未枉洗鍊。
於是傷及無容奇特的心眼,
於是漆黑捅出一灘慘白,失血
卻不得冷漠。

多少不等的門檻等待攀越,
縱火的人不會輕忘,描畫
太多的霧障,根本無助蔓延。
況且灸手,實在需要
一副願意知覺的肢體、
一行行可解的線索,隔世
不隔世,均以時日為憑
相互摩擦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