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間尺

陳傑強

眉間的父親被楚王殺了。楚王暴虐,父親進諫。楚王說道:「我是最尊貴的,你敢說我不是。!」父親說:「你不是,百姓才是。」楚王大怒:「寡人現在殺你,看誰敢說我不是。」眉間時刻都在想着要為父親報仇;但仇人是楚王,自己攜着老母,只能像老鼠般四處躲藏。
在荒村,一位看上去很有本領的老者合芒,偶然在眉間面前咒罵楚王。眉間便向老者求助。合芒端視眉間良久,撫着眉間雙目道:「你名叫眉間,果然額角比常人寬廣,我教你一法,定可復仇。」眉間選了一個晴朗早上,從東門入城,再直趨王宮的東門,對衛士道:「我有楚王仇人的頭顱。」衛士搜遍他全身,以防他帶武器行刺。楚王見頭顱大悅,問眉間欲何賞賜。眉間道:「小人不求賞賜,小人殺他只因他亦是小人所恨。宮中有大鼎,求大王烹之,一洩小人心頭之恨。」王命人置大鼎,如眉間所願。怪哉,頭顱居然在沸水中唱起歌來。「南方的小鳥啊,自以為了不起,不知桑樹上有鳳凰。你要化為龍,駕馭鳳凰,便聽我說….。」唱到骨節眼,歌聲卻靜了下來。王不自覺移步,向鼎內看。

眉間趁他低頭時,將藏在雙眉之間的利尺脫下來,向楚王的脖頸只一削,咕咚一聲,楚王的頭便掉到沸水中。原先那頭顱便過來咬。王死亦為鬼雄,鬚髮怒張,也向仇人咬去。一時間兩個頭顱在翻滾的沸水中互相追逐。眉間見攜來的頭顱不敵,將尺往自己的脖子一抹,頭也掉進水中,兩個頭一起追着那一個頭盡情地咬。(以上故事,記載於古籍中。)衛士好不容易將三顆頭顱撈起。最先那個原是木頭,只有楚王那個是真頭,眉間那顆只是一枚野芋頭,散亂的頭髮原是野芋的鬚根,鬚根糾纏住楚王的頭髮。再看地上,哪裏還有眉間蹤影。

*      *      *

合芒原是殺手集團首領。集團使用便於收藏的尺形兵刃,以透光的物料造成,即後世所稱的琉璃。眉間入城進宮,皆背陽光而立,衛士便看不見緊貼眉間的尺。眉間出道便誅殺楚王,事成全身而退。再數年,眉間學盡合芒的本領,便要奪合芒首領之位。晨曦,小山之上,二人對立。「眉間,你的尺已不在眉間,我看不見在哪裏了。」「是的,我進步了,現在,我已是最強。」眉間道。合芒搖搖頭:「世上沒有最強的。」「那我殺了你,便證明我是最強的了。」

太陽漸漸升高,陽光刺着眉間的眼睛,看來他錯選了向陽之地,死亡在向他親近;合芒則悠閒地站在樹蔭下。眉間竭力睜眼,搜尋合芒身上的尺藏在哪裏。至於自己身上的尺,合芒一定找不到。陽光盡情地折磨着他的雙眼,好辛苦,閉起來休息一下吧!不行不行,一閉上就會永遠閉上,就會死。眉間支撐着,在等。他能等得及嗎?好運氣終於來訪,晨風吹來,掛在樹上的水珠掉下,灑在合芒右邊的臉上,合芒不自覺地瞬右眼;但拼命瞪大左眼。同一時間,眉間左手藏着的尾指一勾,魚絲帶動收在背後的尺,劃了個完美的弧圈,自合芒看不見的右邊,悄沒聲息地割入胸腹。

合芒完全看不到眉間那巧妙的動作,但覺胸腹一涼,便知生命到了盡頭。他奮力將踏在腳下,埋於淺土的尺向眉間踢去,尺飛無影,快逾閃電。只是眉間早已從蚯蚓的活動,猜到合芒尺的所在,輕輕扭身便避過去。眉間搜遍合芒身上,找不到令牌。「奇怪,上山時明明見他帶在身上。」眉間昂然站起,迎着金碧輝煌的朝陽下山。

*      *      *

眉間下山,信步經過油菜花田。陽光燦爛,金黃的花海一望無際,柔若羽毛,教人欲安躺其上。眉間看見剛才從小山上下來那群小女孩,正在花間奔跑撲蝶,無憂無慮,笑聲蕩來,成了花海的濤聲。眉間見一紅衣女孩,手執白絲絹追逐蝴蝶,動作稍為笨拙。微風吹來,絲絹時而覆蓋面蛋,時而反捲着葱白的小手,女孩很可愛地將眉角一蹙,嘴角一嘟,然後撥開絲絹重又輕舉小粉耦般的手臂。眉間見圍住紅衣的黃花,竟然晃動起來。「怎麼會在這紅衣的身上?」原來令牌也是用透光之物造,紅衣將令牌斜插於腰帶,轉動時便將黃花映照得像在舞動。眉間一見,便踏步而上,伸手去摘。紅衣見一男子突然朝自己走來,驚得跌倒泥中,恰巧將令牌壓在身下。

「不用怕。」眉間溫柔地將紅衣扶起,道:「妳腰帶上怎麼會有那塊透光的牌,可以給我嗎?我給餅妳吃。」「不行,有位伯伯叫我送給我的好朋友王明。」紅衣又開始撲蝶了。「本門規定死後才揭示由誰繼位,這王明一定不知師父傳位給他。若我強搶,這女孩又認得我。嗯,算妳倒楣。」眉間手指一勾,背後的尺飛斬紅衣。這時紅衣被日光照射着雙目,看不見尺。尺牽起微風,一隻小蝴蝶略略改變了飛行軌跡,紅衣見了,立刻扭身去追蝶,竟幸運地避過尺。眉間將尺收回身後,再看女孩時,但覺女孩純真可愛,大眼睛蘊含着大自然的美,令他不想女孩死前恐懼。眉間俯身裝作欣賞花兒,等女孩別過面時才下殺手。蝴蝶飛近他的肩膀,紅衣將絲絹輕輕拂向蝶。大大的眼睛專注於蝴蝶,在花間展絲絹如舞蹈,姿勢好美。

風吹得眉間的頭巾飛揚,他猛地省起,剛才微風吹得絲絹反捲小手,何以如今絲絹舒張成方塊?一切已是太遲。絲絹像一泓溪水,滑過他的脖子時,也只是有一點痛。紅衣揮手如盡情的撲蝶,使的是本門正宗的技法,用的卻不是尺。眉間的頭掉下來。這時他的頭一定在想:「若今次掉下的也是芋頭就好了。」「你既然知道人會不斷進步,沒有永遠的天下第一,何以還說出『我是最強』這句話?大師哥,你真是愚昧啊。」紅衣王明如是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