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即人學

浩銘

有網絡作家說,文學要有真善美。隨即被一些香港的「作家」群起而攻。

我看,「要有新善美」這話沒有說錯。而問題關鍵在於理解文學是甚麼。要理解文學本義,要先看藝術的本質是甚麼。

人類學的角度認為,藝術起初是為了貢獻給神看的一種東西。先別說神,用常理想想,如果你要送禮物給朋友,難道你會專挑些壞的、臭的、爛的送人嗎?不。你多半會弄得好看的才給別人。這是溯源問本的第一義。所以,開宗明義,藝術是給人看的,於是「美」是最重要的一環,也就是「藝術性」的一環。

藝術沒有「美」,就失去了藝術的本義。縱不能說隨地撒一泡尿就稱之為藝術。在後現代主義思潮下,有些人會說藝術品背後的哲學有種美態,這個說法最大的毛病,在於言人人殊,也在於藏污納垢、龍蛇混雜,美從來都有標準,但從來鮮有統一的標準,依我看宏觀來說,好看的就是美。

至於「真」,這個是文學作品必須的要素。或問小說無真。但小說故事的情感如果是偽的話,從來打動不了人心;情節邏輯無真的話,又不能令讀者體會其中意趣。「真」是媒介、是橋樑令人知道故事背後的訊息。紅樓夢人事可能有杜撰,但晴雯撕扇時的快感則人人可以體會。看的過癮,因為情真。寫得準確、痛快,那讀者就容易在作品之中找到共鳴、啟發,勾起反思。

說到「善」。有不少香港作家認為,作品寫「善」,就好像文革時期的那種文學作品一樣了,這顯然是見樹不見林的說法。文學、藝術中的「善」,並不是蒼白平面的善,是立體、令人深思的善;流在口號中的善有甚麼「善」意可言?講出來的道德有幾道德呢?還不及實踐的道德來得有意義,也不及現身做的善更有感染力。這善可以是善良,可以是對抗醜惡,表達這種善,也得要用些藝術手法,這就回到藝術要有「美」這一環。

說破了,這些是否只在文學範疇適用?勤修匪懈、待人以誠、與人為善,這三點,不也是做人應有的道德嗎?

文學,從來是人學。學的是做人,學的也是為人。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