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夜晚》等

羅明清

《這個夜晚》

我無法入睡
想寫一首詩
泄憤

我不敢邀約那些身強力壯的詞語
怕它們在我的指尖情緒失控
大打出手

我想到最後受傷的自己
以及無法收拾的殘局
無奈地選擇了夢囈

《民工》

有很多想說的話
被鋼筋砂漿磚頭泥塊
肩挑背磨的重
壓着。被腳手架上的風吹散
被炙烈的太陽蒸發

背一身月光回家
用一碗清粥
一把祖上傳來的蒲扇
給夏 給内心擠壓的熱
降溫

總是擺脱不了瓜果菜蔬
牛羊雞犬。夢
時常被自個兒的鼾聲打亂
在半夜,被向高處壘去的生活
嚇出一身冷汗

《夜過大佛寺》

有僧人擂鼓
把所有的凡念都擂進了
暮色

禪門緊閉。除了鼓聲
漏光的門縫沒有漏出門内
半點玄機

鼓歇。鐘起。悠颺有致
幾個章節過去
萬籟寂靜

這擂鼓之事-
是催行者心靜
還是對佛的一種伺寢?

《窮人家的洗浴》

總是在夜深人靜的黑夜里
不開燈。用黑夜的黑
做遮羞的簾
這樣既安全又節約電

你可以憑藉水聲
去想象窮人家的洗浴
狀況和風險
都迫不得已

你可以想象視窗 肌膚
和水的愉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