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自珍的書法

陳德錦

龔自珍詩、詞、古文做得好,但仕途不順利,官階最高也只是七、八品。龔自珍氣憤,認為自己不被重用,是朝廷不滿意他的書法。他寫了一篇〈干祿新書自序〉,諷刺朝廷以書法取士的荒謬。

首先,考進士試的要闖「殿試」一關,考生寫了策論,初審的官員選取十人進入最後決選。選核的一個標準,是「楷法光致」。這種書法又稱「館閣體」。皇帝看過考卷,選出三人為進士。殿試之後五、六日,設「朝考」,是做官資格試,也要寫一遍工整的楷書。為謹慎起見,殿試後十日還有一個「覆試」,當然也要以楷書答題。三次考試成績都好,就可以授予翰林院官職。朝廷裡的六部尚書和封疆大臣,多出身於翰林院。

沒進入翰林院的可以去報考軍機處,不過一樣要通過書法來遴選。京官有缺,可提拔新科進士充任,考核試叫「考差」,要考上必須能寫出一手優秀的楷書。翰林院裡的官員還有一個出路,就是當御史。御史「主言朝廷是非,百姓疾苦,及天下所不便事者」,責任重大,不過一樣要考核。考核的成績不論好壞,書法如非恭楷,也必落選。

龔自珍殿上三試都不及格,皆因書法不好,不能入翰林和軍機處,於是叫女兒、媳婦、侍妾、寵婢勤習書法,還對人說:「我家婦人無一不可入翰林者。」

清代書法,史稱中興。初年有王鐸、傅山等工行書,康乾以後,趙孟頫、董其昌為時人所追慕。中葉以後,出土碑文愈多,碑學獨盛,書法家多兼治金石學。但無論是帖是碑,書法的個人氣質漸漸淡出。參加科舉考試,最重要的還是練好館閣體。從龔自珍現存的書帖看來,行體扁闊,轉折如波磔,確有一種奇氣。現存的一篇《柳子厚貞符》,純以館閣為模,筆筆秀麗,以此出入考場,應能及格。

不過,對比他的好友林則徐的楷書,龔自珍就只能拿個乙等。試看林則徐抄寫《佛說阿彌陀經》,楷書一絲不苟,結構無懈可擊,這才是典型的館閣體。與定庵的楷書比較,兩者有精粗之別,那細微的差異,就決定一個能入翰林,日後任兩廣總督、官階一品,執掌虎門銷煙的國事,另一個雖欲馳騁仕途,卻只能作個小官。然而,「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龔自珍假如做了大官,也許就寫不出這樣的詩來,換來是中國文學的損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