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的小甲蟲

王煥之

當這座城市裏的人
逐漸混淆東西的方向
落日和朝陽的分別
於是成了形上學的議題
而黑夜之降臨仍是必然

當黑夜以必然之勢降臨
沉默者的聲帶早已消蝕
繼續沉默如等待輪迴的
千萬隻靜伏的小小的甲蟲
而有些小爬蟲已長成暴龍

這時,月出仍是一個可能嗎?

1 則迴響於“黑夜的小甲蟲

  1. 「感於哀樂、緣事而發」是漢樂府的精神,移諸論王煥之教授本篇新詩,依然合適。

    大抵是王教授深感港事顛倒罷。起首四句的詩意,是對今人牽驢換馬、含混其辭之歎。

    香港立法會功能界別進出口界議員黃定光認為,傳媒人李慧玲是一隻小爬蟲,意指她對香港微不足道。我猜,就是因為這個爬蟲說,詩中的「甲蟲」,就比喻香港廣大本來沉默、而看似微不足道的市民,而「暴龍」,就是就反政府者的一個比喻。

    –原評論刊於《文學人.com》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