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囚

─── 致 起述先生

哲一

一、
涵泳了半輩子,無非
期待更澎湃的潮流,更粗陋的沙礫,
贈我重創失救,贈誰
一船刺身的肥美,是故彼此
都得到解脫。

二、
渾水就此一淌,游弋的過客,
來去途程或長或短,其實
亦不過一趟。緊抱與否,
束手與否,世界過份浩瀚,
一瞬歡顏一瞬的悲慟,
沒有誰刻意盜去。只是
笑紋和浪穀,眼淚和浪沫,
又該如何辯清?

三、
豐沛還是枯乾,蒸發
還是氾濫,海與大千,
所負的宿命是攣生,
終歸是攣滅的。噤寒也罷,
呵暖也罷,一副鰾囊
注定了歷劫,注定了
罹難,也注定苦厄之中,
擁有本事吐納清濁,適應
無主的沈浮。於是不斷
鼓氣,又不斷強迫漏泄,
我是如此寂寞,可以永恆
泅游,卻不得泅渡 ……

四、
灌滿一口漂浪以為濁酒,
我需要麻醉,需要麻醉
過後,輕盈地,找回
自己的絕路。況且
我一直驚懼疼痛,無法期待,
水域寒凜多刺,可與鱗甲的鋒芒
相容到老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