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箏誌

耿凱

小時候
風箏彌足珍貴
手握著手
放一線秋天的風箏
放到酡紅的秋日裡
是看不盡的閒逸
母親怕我過於灑脫,替我抓緊
不讓他奔放自由,於是
我拼命地收住
季節的明淨

長大後
風箏不再需要浮華的點綴
一手搦住她的滾軸
想要製造俗世繁華的孤傲
放到讚美寵愛的聲音裡去
母親累得睡著了
淡淡然悠悠然閒閒的遠遠的
那麼的遙遠
卻又這般的親近
一種頓生的感悟和認知
我收住了線
風一樣的沉靜

工作了
眼睛病了
心著了魔
看不見風箏的線
有人的流言飛語像風
我拼命地收住風箏
有人的煽風點火像爐
我趕緊地放開風箏
奶奶沉睡後母親睡醒了
她說著刺猬的故事
風箏的距離
我們的遠近
也許
我們放遠多一點
更好
也許
我們拉近多一些
更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