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 詩歌 焦距

(組詩)
————悼念詩人臥夫

羅明清

《我想》

那個餓死孤獨的人
被孤獨地餓死
一座山 一座山的博大與精深
沒能充饑
沒能求證物質不滅的定律

這一定不是事實
宋莊是虛構的
形形色色的抽象的具象是虛構的
火焰是虛構的
灰燼一定是虛構的證明

我甯願認可網絡龐大的虛擬
認可饑餓是一種遊戲
絕不相信一座山 一座厚道穩重的山
以死亡的方式
掩埋一個特立獨行的鏡頭焦距

詩歌可以餓死
詩人不可以餓死
作爲詩人的臥夫怎麽能夠可以餓死
一定是一座山的不慎 一個鏡頭不該
對准了一座山的孤獨的內心

《鏡頭 詩歌 焦距》

這是詩人 觀察者 臥夫的
三樣寶貝
是行爲與藝術的
方式

他想以此方式
餓死孤獨
拯救饑餓的詩人

在宋莊 夢的加工廠
他用詩情 慧眼 畫面
加工夢的食品
以備不時之需

他一點兒也沒堤防
一座山的深重

《後話》

伊沙 你個烏鴉嘴
餓死什麽不好
非得餓死詩人

臥夫原本是不信邪的
他要用詩歌 鏡頭 和焦距
去餓死孤獨
拯救詩人于水火之中

他輕視了一座山
中了景色的套
步入了鏡頭和焦距的陷阱

他就這樣在婉轉與蔥綠間
以閃電的方式
赤條條地
餓死了孤獨

留下骨頭 詩歌
和痛
讓詩人不再饑餓
讓伊沙的謊言
不攻自破

《山空了嗎?爲什麽坐吃了一個詩人》

我不相信森林 莊稼
和礦藏
也不相信太陽和月亮

一切都是虛假的
那些茂密 那些蔥綠
那些皎潔與燦爛

鏡頭是騙子 焦距是騙子
詩歌是騙子
饑餓是一個套
孤獨是一個預先設定的陷阱

詩人是一頭生就的
永遠無法教化的
蠢驢

爲什麽該死的還飽活著
該活的卻不明不白地餓死了去
他媽的這山中一定有鬼

《我想弄一根蠟燭》

不 弄一圈蠟燭
學著那些時尚 那些環保
擺一個大大的心
把它點燃

不 是一座山
把它點燃
用它照亮黑暗
驅散孤獨和饑餓

讓詩歌見鬼去 鏡頭見鬼去
焦距見鬼去

讓他回來 有血有肉的
有說有笑的
好端端的 回來

還是在宋莊
不要那些什麽狗屁的藝術
只要一張破桌子 幾條破凳子
啤酒幾大件
不醉不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