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書

哲一

\” I\’m too much of an erratic, moody, baby! I don\’t have the passion anymore, and so remember,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en to fade away.\” ─── Kurt Donald Cobain (1967-1994)

世界與我,
開了場偌大的玩笑。
自冷僻的邊緣使勁搖擺,
是城市霉爛逼我翱翔,還是我
抵不住啞聲的寂寞?
贏得的何必眷戀,要是
路徑劃一,前瞻所有遨遊的鴉鵲,
以喧噪榨取掌聲;後顧,
不循蹈天條,注定教我作繭。
毋忘光明前後,
我都是無家的流螢;更多吶喊
與怒號,無非都淪為
恣意消費的神話。
渺茫天地,聽得到萬籟起降,
未必就有獨立的脈搏。
卑微,一如飛徙的無常
難以承受,與其等待肢解,
不如從此狼藉,在極端極峰處
頹然墜下。既然世界
不讓我吐露,不讓我狂舞,
就不要順應宿命,不必強尋
絆腳,或踏腳的堅石逕自砥礪。
當沆瀣終歸一氣,我
只是異客,涅槃的時候無須訃告。
且等足下塵泥輪替,覆蓋我
一生的疲憊;荒謬的聲名,
我都還予世界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