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市場

符以軒

潮濕而發臭,骯髒且逼仄
西門市場人頭攢動,我走進去
想吃一碗道地的海南粉
迎面賣肉的袒胸露乳、放下屠刀
沒有掛意對街鋪面的香燭紙錢
晝夜輪迴,腥膻與祭祀從來一起
灰綠色的植物塵末堆積成山
揉搓起來有雞屎的味道
可以作藥用、茶點、宵夜……
守攤者百無聊賴、無心經營
轉頭向一旁問道:晚上開什麼碼
古董店主不緊不慢,拿出碳素筆
開始在圖紙上加減乘除鬼畫符
未來的考古學家再怎麼厲害
恐怕也搞不清這些算式背後
是怎麼樣的振振有辭
我到店鋪走廊尋板凳坐下
擺在門檻邊的熱水壺燒著螺湯
不時有人取走,又放回
澆到剩餘不多的粉裏
嘴唇貼近碗口呼呼作響
吹出了貝殼靠近耳朵的聲音
騎樓老矣,尚能住否?
積年的黑黴像眼淚,和著青苔
在慘白的石牆上涕泗縱橫
好一場謀劃已久的告別
我吃粉、喝湯,卻無人傾談

2014.2.11 香港 馬頭圍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