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復仇記

戚嘉麟 〝香港小說學會供稿〞

芒果 , 其實不是芒果 , 他是一個人 , 一個不愛吃芒果的人 ,
這樣的一個人 , 而又叫做芒果的 , 總該有一點理由又或是一種關連吧 , 是的 , 故事從那一夜開始……..
那一夜 , 鬧市中的某一個角落 , 這個以前跟芒果扯不上關係的人 , 不幸的遇上了賊匪 , 這個賊匪不僅劫了他的財 , 而且還劫了他的色 , 直接一些的說 , 賊匪搶掠了他的財物之後 , 順便雞姦了他。
很快 , 約莫一個禮拜之後 , 他的下體便長出了一顆小小的「芒果」, 醫生告訴他這是屬於性病的一種 , 這枚模樣可愛的「芒果」必須動手術切除 , 之後打針吃藥還是少不免 , 他不明白…… 怎麼他受襲的是屁股 , 但芒果卻長到前面去 , 面對這個臉上木無表情的醫生 , 他不敢問 , 他只覺得這顆「芒果」不痛也不癢 , 痛的只是他的屁股 , 而這痛是包含了侮辱成份的 , 一種對男人的侮辱!
介紹過了 , 現在……. 我們就正式叫他做芒果吧。
我想 , 我該找個心理醫生。
心理醫生托了托他的金框眼鏡 , 表情是同情和憐憫的 , 咀角卻恍恍惚惚的流露了某種曖昧的笑容 , 他說 , 許多給性侵犯的病人 , 也會經歷你這種情況 , 心理學上稱為「創傷候群症」, 又或者「創傷後遺症」, 名稱上有少許不同 , 但都是同一樣東西。
我逃避他的眼光 , 「這樣……. 算不算是一種病 , 我的意思是……. 心理病 ? 」
他停了幾秒 , 緩緩的說 , 可以這樣說。
我搓了搓手 , 呼吸了一下 , 小心的問 : 「不算是精神病吧 ? 」
他說 , 可以這樣說。
我暗自吁了一口氣 , 「那麼……. 我的病況 , 還不太嚴重吧 ? 」
他似乎有些遲疑 , 說 , 可以這樣說。
我有點納悶 , 他見我沒再發問 , 便問我 , 你是第一次跟男性發生性行為的嗎 ?
我答 : 「可以這樣說。」
他問 , 在性行為過程中 , 你有快感嗎 ? 我給你三個選擇 , 沒有、少許 , 很過癮。
「沒有。」
他接著問 , 那麼……. 感到痛楚嗎 ? 如果有的話 , 由一至十級 , 你會形容為那一級 ?
我可沒想過這程度上的問題 , 認真想了想 , 我說 : 「應該近乎八級了。」
他說 , 那是接近女人分娩時那麼痛囉。
我沉吟 , 「我不知女人生孩子有多痛 , 無法比較 , 只知感覺上是很痛很痛的……. 」
他點點頭說 , 我可以理解的。
我奇怪 , 「你怎麼理解 ? 你也給雞姦過嗎 ? 抱歉 , 我太直接了 , 我的意思是…… 你也曾被逼跟男性發生過性行為的嗎 ? 」
他一怔 , 托了托眼鏡 , 起來走到他辦公桌後的文件櫃旁邊 , 抽出當中大約一呎厚的文件匣 , 向我表示 , 你這類有關性侵犯的個案 , 我處理過不計其數 , 這些文件匣裡大概有數百個 , 還沒計算儲存在電腦裡的案例呢 , 告訴我 , 我有資格跟你說「我可以理解你的感受」嗎 ?
我抬頭凝視著他 ,「如果一個盲人跟你說 , 他從沒見過日出 , 但有許多人向他形容過 , 他也曾讀過許多凸字書裡的描述 , 所以 , 他絕對能理解你看見日出時 , 內心深處的悸動和讚嘆 , 告訴我 , 聽到這番話 , 你會發笑嗎 ? 」
他直直的望著我 , 清了清嗓子說 , 你跟我辯駁是沒意義的 , 別忘記 , 我的酬金是以時間計算的 , 說那些無謂的話 , 浪費的…… 不是我的時間 , 而是你的金錢。
我嘆息 ,「你還想知道甚麼 ? 」
他想了想 , 我可以怎樣幫助你 ?
我失笑 , 「我花費來見你 , 就是要你告訴我 , 可以怎樣幫助我呀! 」
他板著臉 , 聲音裡沒半點感情的說 , 醫生不是上帝 , 真正能幫助你的 , 不是別人 , 而是你自己 , 明白嗎 ?
我想 , 我還是靠自己好了。

最後 , 心理醫生給芒果的建議是去看齣電影 , 唱唱 K , 做些運動流一身汗 , 又或者找個女人來爽一爽。對於這些建議 ,
芒果全都沒有興趣 , 他簡直提不起興趣來幹任何事 , 在他的腦海裡 , 唯一想著的只是一個字 , 一個「死」字。
一個沒有尊嚴被人蹂躪的男人 , 若不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 難道要一直茍且偷生下去嗎 ? 芒果這樣想著。
如果要死 , 又不想給別人添麻煩的 , 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 , 便是一頭栽進垃圾堆填區裡 , 活活的悶死自己 , 讓血肉分解到這片培育自己成長的土地上 , 讓靈魂安息於填海工程的進行中。
似乎這是唯一的解脫 , 唯一的出路 , 假如芒果沒遇上Kieth 的話……..
你可以想像一個人物 , 俊美得讓女孩子嫉妒 , 而又讓男孩子傾慕的嗎 ? Kieth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那粉雕玉琢的五官 , 簡直就是上帝的傑作 , 任何見過 Kieth的人 , 都會震懾於他天使般的美麗 , 這種美麗 , 是無人能夠抗拒的 , 芒果也不能例外。
芒果第一眼見到Kieth 時 , Kieth 正在跟他的男友鬧分手 , 是的 , Kieth是一名同性戀者 , 也許這世上真的沒有完美這回事 , 上帝給了Kieth精緻的外表 , 卻把一個女性的靈魂傾注進他體內 , 結果是雌雄莫辨。Kieth當時很傷心 , 而芒果也同是一個傷心人 , 所以大家來互相安慰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們一起買醉 , 一起解愁 , Kieth 早醉得七葷八素 , 而芒果想醉卻醉不了 , 他怔怔的望著Kieth的身體 , 空白一片的腦海裡 , 忽然掠過了一個念頭 , 一個很壞很壞的念頭……..
芒果覺得他之所以要自殺 , 歸根究底都是因為給雞姦了 , 而這個雞姦他的賊匪 , 照推理必是一個同性戀無疑 , 不然的話 , 也不會對他的屁股有興趣 , 既然找不到這賊匪報仇 , 這個仇便報在這些同性戀身上吧 , 而眼前便正正有一個…….
芒果慢慢接近Kieth , 眼中燃燒著的不是慾火 , 而是怒火。

升降機從地庫升上酒店大堂 , 車立門開 , 進來一男一女的客人 , 男的大概 50 多歲 , 胖胖的 , 一看便知是一個肚滿腸肥的大老板 , 女的 20 左右 , 樣子甜美 , 她一直垂著頭 , 怯怯的 , 看模樣這一男一女正要上房間做一些不太道德的事。我嘛 , 這時候湊巧也在升降機內 , 我需要把一些潔淨的床單和睡枕套送上房間 , 我已經放棄了自殺的念頭 , 重新投入我的工作了 , 雖然除了錢之外 , 我不知為了甚麼我要努力工作 , 但做人有些寄托總比沒有的好吧。
手機鈴聲響起。
「搓麻將嗎 ? 現在我沒空…… 」男人瞥了女孩一眼 , 眼中色迷迷的笑道 :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
另一只手機也響起 , 「甚麼事 ? 」女孩瞥了男人一眼 , 小聲問。
男人淫笑 , 「問來幹嗎 ? 」
「你別要再問了 , 好嗎 ? 」女孩幽幽的說。
「告訴你吧 , 還記得前幾天來我公司當接待員的那個漂亮女孩嗎 ? 」男人輕聲說。
女孩平靜的說 , 「我跟誰上酒店有分別嗎 ? 反正要賣 , 賣給哪一個男人也好 , 最重要是他買得起…….. 」
男人嘻嘻笑的 , 「對 , 就是她呀 , 我和她現正乘著升降機上酒店房間啊 , 嘻……. 很羨慕吧 ? 」
女孩哽咽 , 「你別生氣……. 我這樣還不是為了你嗎 ? 你不是說過只差五萬元嗎 ? 有了這些錢之後…….. 我們便可以擁有自己的酒吧了 , 這是你的夢想啊 , 忘記了嗎 ? 」
「一次要五萬元呢 ……. 這要看是甚麼質素……. 」男人低聲說 , 「你知道嗎 ? 她還是處子啊 , 五萬元買她的初夜 , 一點也不貴!你說是不是 ? 」
「你別胡思亂想的 , 去喝醉睡一覺吧 , 睡醒我便會出現在你的身旁啦 ……. 我答應你……. 」女孩壓低聲音 , 「好啦 , 不說啦 , 就當我糊糊塗塗的把貞操奉獻了給一隻豬吧 , 嘻嘻…….
I love you!」
聽著雙方的對話 , 我這個局外人真的有點尷尬 , 二人先後掛了線 , 升降機內又回復了平靜 , 難得大家都裝作沒事人一般 , 彷彿手機鈴聲從來也沒響過。

升降機忽然震盪了一下 , 停駐在五六樓之間。
「嗄 ? 」也不知是誰咕噥了一聲。
芒果走過去按了按紅色掣 , 那警號聲開始緩慢而悠閒的響動起來…….
「兩位放心 , 敝酒店會很快派人修理的了 , 唔 , 敝酒店嘛……. 」
芒果察覺男人的神情有些異樣……..
男人滿臉漲得通紅 , 不住的粗喘著大氣 , 說 , 要發作啦 ,我…… 忍不住啦 , 那藥力要發作啦 , 媽的……. 不遲不早……升降機失靈才……. 嘎…… 發作
女孩不知所措 , 那…… 那怎算好 ? 我急需那五萬元啊 , 老板 , 你……. 你盡量憋著吧 , 你別要想它就是 , 不如…… 我唱首歌給你聽 , 喜歡聽甚麼歌呢 ?
男人大吼 , 他媽的 , 這時候還唱甚麼歌 ?! 我只想聽你的叫床聲…… 對 , 等不及啦 , 我倆就在這裡幹吧 , 來 , 臭婊子 , 快脫掉褲子啊!
芒果連忙阻止 , 「先生 , 這升降機面積雖小 , 總算是公眾地方啊 , 何況……. 旁邊還有我這個看熱鬧的 , 即使你可以漠視我的存在而豪情盡放 , 但別忘了……. 舉頭三尺有閉路電視呀!先生 , 你也不想你的精彩片段 , 明天就在網上流傳吧。」
男人把幾佰元塞在芒果手中 , 說 , 我要那閉路電視變成瞎子 , 你也一樣 , 明白嗎 ?
芒果點點頭 , 開始想法子使那閉路電視變成瞎子。
男人把女孩按在地上 , 伸手去脫她褲子 , 女孩極力掙扎 , 不要!我不要在這裡!
男人急呼芒果 , 瞎子 , 快過來幫忙按著她啊!
芒果看著那躺在地上的女孩 , 讓他想起了Kieth , 那一夜……. 他把Kieth身上每一塊衣料都脫了下來 , 「 好美啊!」芒果一邊讚嘆一邊欣賞Kieth 赤條條的身體的線條 , 「簡直就是一尊上帝悉心雕琢的藝術品!」芒果愈看愈感動 , 滿腔怒火轉化為謙恭的心 , 他不禁俯伏在地上向Kieth 膜拜起來 , 如同膜拜上帝一樣 , 後來 , 就這樣伏在地上睡著了 , 醒來時Kieth 已離去 , 連手機號碼也沒留給芒果。
瞎子 , 還站在那裡發呆 ? 快過來幫忙呀!男人嗥叫。
芒果鐵青著臉 , 冷冷的回應 : 「先生 , 我不是叫瞎子 , 這裡也不是做愛的地方 , 如果你霸王硬上弓 , 那便是強姦!」芒果把男人的幾佰元拋在地上 , 跟女孩說 : 「小姐 , 你要控告他強姦嗎 ? 我可以給你做証。」
芒果彷彿看見頭上出現了光環 , 這時候升降機重新啟動了。

我嘗試告訴自己剛才沒事發生過 , 剛才我只是一個人困在升降機裡 , 獨自產生幻覺 , 沒有一男一女 , 沒有甚麼人 , 自始至終 , 只得我一個。
我的眼睛終於都相信了 , 承認那只是它興之所至而創造出來的影像 , 耳朵也贊同剛才只是它的幻聽 , 它聽到兩個鬼魂在我身旁說著悄悄話 , 於實際意義上 , 那不算存在於現實世界裡。
但我的腦海卻思潮起伏 , 我平息不了它的哀痛與仇恨 , 我…… 抑壓不住自己…….
我偷偷拿了房間 911 的插卡 , 也偷偷的開啟了它的房門 , 我從門縫中窺見那男人一絲不掛的仰臥在床上 , 臉上流露著興奮的淫笑 , 就像一隻禿鷲期待著腐爛的屍骸一樣 , 浴室裡不斷傳來蓮蓬噴出的水聲 , 我竄進去 , 匍匐著慢慢接近床邊 , 然後我靜靜拿起旁邊的一隻花瓶 , 大力擊在男人的頂門 , 花瓶粉碎了 , 男人「哼」也沒「哼」一聲便昏死過去……..
望著他肥胖醜惡的裸體 , 我開始嘔吐起來 , 就像之前吃了很骯髒的食物一樣 , 我不停的吐 , 似要把這骯髒感覺吐了出來 , 後來胃裡已掏得空空如也 , 我乾吐了幾聲 , 知道想吐也沒甚麼可吐了。
那女孩從浴室出來 , 看見了這景象整個人也呆了 , 我看看裹著那白得發亮的浴巾的她 , 又看看那頭破血流的男人 , 忽然我有一種衝動想雞姦他 , 我知道這衝動跟性慾無關 , 只是跟復仇有關 , 但當我把他的身體反轉過來 , 面對著他痴肥而屯積著贅肉的大屁股 , 我知道…… 我是絕對沒法硬起來的。
女孩問 , 你……. 你想幹甚麼 ?
「我要雞姦他 , 正如他想強姦你一樣。」我爽快的回答。
女孩不住的無意識的點頭 , 口裡發出「哦」「哦」的聲音 , 有點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
「我…… 硬不起來 , 你…… 可以幫忙嗎 ? 」我尷尬的問。
女孩臉上一紅 , 說 , 怎…… 怎樣幫忙呢 ?
我說 , 「你放心 , 我是正人君子 , 我只需要…… 看多一點你的裸體就可以了。喏 , 沒問題吧 ? 」
女孩嬌羞的輕點了頭 , 然後慢慢拉高那浴巾裸露多一點大腿。
我搖頭 , 「上面可否…… 拉低一點點……. 」
她臉上更紅 , 半晌 , 把浴巾拉下了一點 , 露出了乳溝的陰影。
我開始感到小弟弟逐漸抬頭做人了 ,「請再低一點 , 拜託! 」
終於她裸露了大半邊的乳房。
我的小弟弟立刻昂首闊步 , 長驅直進! 男人大叫一聲 , 痛得醒轉過來 , 掙脫了我 , 捂著屁股不住的雪雪呼痛 , 向我大罵 , 你…… 你神經病呀你 , 又用花瓶敲我的頭 , 又…… 又搞我的屁股…… 變態!
我望著他的屁股 , 傻笑著 , 回味那一刻復仇的快感 , 自己慢慢穿回褲子。
男人愈想愈嬲怒 , 猛地一拳擊在我的胃裡 , 我一陣抽痛 , 吐了些苦水出來。
他來到女孩面前 , 說 , 臭婊子 , 我還沒吃你的豬 , 你竟先夥同這人吃我後面的豬嗎 ?
女孩還沒來得及分辯 , 男人便已給了她一記耳光 , 她給他的猛力摑到撞上了落地玻璃窗 , 「砰」的一聲 , 女孩的身體破窗而出 , 直墮向街上。
我衝往窗邊 , 歇斯底里的向她嘶叫下去 , 她溫柔的仰望著我 , 嘴角泛著一抹微笑 , 身體裹在潔白的浴巾中就像初生的嬰兒一般純潔無瑕 , 披散在空中的長髮不住的翻飛舞動著 , 目睹她的身影漸漸縮小 , 我的心也跟著往下沉 , 一聲隆然悶響過後 , 她靜靜的躺臥在行人道上 , 鮮血紅得像玫瑰花瓣一般在她身上擴散開來 , 她的人也像是寄身於紅玫瑰裡的仙子 , 神態安詳得讓人不忍驚擾……..

她跟我說…… 她叫 Diamond , 她有鑽石一樣的璀璨光芒 , 她的命運也跟鑽石一樣 , 身不由己 , 掌控在擁有它的人手上……..
Diamond 生存了19 年 227 天 5小時。
生前的願望是跟男友經營一間酒吧 , 死後變成了遺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