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究是痛症

水盈

如果你給我一只輕舟
我真的会在觀察它之前
登上。但心中一直猜度
究竟它可有一個小洞
把未濾过的江水
連同你的温柔透進來

你不知我的心有多矛盾
牠是一只渴慕水份的小野獸
但在得到第一滴水露後
便焦慮泛濫
其实牠一直不安於偏左的位置
牠渴想平衡
追求中心點

我不願意相信牠是一团肌肉
如果他日我的心要消失
我期盼牠消融而去
而不是割離、切去、和粗略的毀坏
曾經
我疑問月兒背後的坑紋
人們說那兒有嫦娥和玉兔
往後又除卻這樣論說
慘令我的夢兒編織了又再拆離
一縷縷地落下
成了淚雨

我又疑問:
可否在污秽的溝渠裡找來
嫦娥的淚水
可否在神秘隧道裡找來
玉兔的牙痕

我做了多年的考究工作
經已成精了
但我從沒有圓滿的感覺我做过
一個喜悅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