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水悠悠

日出影子短
日落影子長

黑夜是白日的魚缸
濃月似的意識流散在行人路上
夜遊人沒有窒息
街燈溫柔了夜的長

我聽見一顆齒輪掉落
停頓在天上的機械
引頸盼月,是否
過了午夜便能獲得寬恕
但大氣的邊緣有
瀕臨析離的高低音
一尾金魚用頭
敲問玻璃的倒影

我惦念往時年輕的老街
片段的舊樓未舊,高樓未高
我在麵包店外遇見你
酵母從我手上的膠袋溢出
燒紅了本應出場的白鴿
那個早上的影子漸拉漸長

啊,原來是城昏黃了人
砍下的竹子從墓中被喚醒
沒有根,一支支像藤蔓爬上去
撒下橄欖綠的掛網
大型的消失魔法

那種哀傷從明天起
當我再走過名為相遇的路
抬頭只剩下禿樹搖曳
一場集體幻覺,看見
無法規劃的未來
且行且去而遠

可是你卻錯怪了
那條有記憶的金魚
他熟練走過陌生的河
問:「如果水
能消磨磐石;那麼紅燈
要多久才能滴破緘默;月亮
還要輪迴幾次
才能把所有月光榨下?」

撒綠網的巨人不知道
我們水族有預言:
就算哪天城中只剩下萬丈高樓
太陽再分辨不出路人的影子
月亮還是會升起
她滴下氤氳如薄荷的淚
點化我兩頰成鰓
就此無聲吞吐思念

我本來說過不再浮了
但我見不到你,焦心脹了魚鰾
兩鰭抓不住馬路的休止符
一枚郵票似的鱗片冉冉而下
對不起,雖然我寄不過去
但我知道,當你抬頭
當你看見天邊的熱氣球
那時應是月沉缸底
像我今生今世許下最吊詭的明喻,我好像
看得見你

日光不留情驅逐了黑暗
魚肚接離魚肚白
我在天上回望下來才知道
原來這裡依然
綠水悠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