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孩子全跳舞

孟祥磊

信仰在信徒长久的信仰中被消耗了
几米开外博物馆橱柜里摆放的整整齐齐
叫做耶和华的唤作释迦摩尼的
来来往往的都是游客 我也是一个
剪刀手笑着脸咔嚓地留念
已经没有人想起来送上一束花去感念了

放心地好逸恶劳是三生三世修来的福分
去哪儿能寻一声深入骨髓的性感叹息
一切的沧桑和故事都在那里面了
气喘吁吁的时代里
奢求不过是能得以畅快地呼吸
我在消耗着 诗说黄鹤一去不复回
我不要把我的昨天带到明天去
欲望跟未来的中间不能用等号连接
流动在风里
看着命定的东西不可避免地到来就是圣者了

如果从来没有计量这回事情
谋杀掉一切能表示程度的玩意儿
时间不再有长短 疼痛不会有轻重
感情没有深浅 忠诚不分高低
我也不用去羡慕别人的身高
短到长剑之间 就不会执意地去偏爱长剑了
一无所知跟无所不知模糊了界限
在心里在脑海在白天在夜里
那些盘旋着的需要用无穷无尽形容的
就不算是折磨了吧

有时候呼吸会被蓝色牵扯住
发了情似的满眼望去这尘世尽剩下美好
我爱人类啊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懒洋洋地
历史就随随便便地碾压过几千年上万年
断壁残垣支离破碎的才是命运

篝火燃起的时候请放开一切去跳舞
那些纠缠不清的概念和判断不要去理会
若是没有什么可以长存的信念
我选择相信那些混沌的瞬间
一个黑夜做什么都是足够的
我正义而且邪恶善良并且卑鄙
天一亮就要马上奔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