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子

小害

石子,該如何走路
你遺失了腿也忘記了手
你是從高山來,還是大海
還是我已被一程夜車上
的沙漠磨平,風沙侵入了眼。厭倦
沒完沒了,像失去聯絡的衛星
走入月的軌道
沒有自轉的空間,只能以
單一面目示人,宛如瑜瑕間是一片
冷僻的紗

為什麼告訴我,你終於從手滾落腳尖
皎潔的地板上有著對稱的紋理
像攤平而極力伸展的四肢
紛至沓來。可惜,你沒有
你只有比我久遠的生命
所以我喚你小名:永恆
「永恆是包袱。」你開口
喊停窗外的星星,乾脆俐落地
我突然渴望一些閒話。它涉過涼水
往後;或往前的去向
經歷時光中你給我擦亮的熒然

若可交換,你要我雙手
還是雙腿,還是轉壞了而不竭的頭顱
我想靠山臨海,題注風雨掠過
的形貌,像所擁抱的寂靜
能在息間止息;不動,亦無不明
都是一線利刃的鋒緣。依始
可有更深的陳述讓我們交替中平衡
是一切虛度,遠眺共同的困阨
「心硬了,人仍可以活;
石活了,心仍是硬。」
你我都是贗品,何必再一次借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