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星

─── 給 S

哲一

少年時,
我以為瞳孔的黑亮,更適合
掛上一夜的星星。
目光,比逆光,
更能網住流散的星芒。
每次眨眼,
我都將星攝下,
摺入記憶的地圖。
某日,妳和霧夜對望,
我會掀開
仔細疊好的光影,
好讓妳分曉,一紙情信,
曾以歲月作筆,星辰為墨,
我寫過
最瑰麗的詞藻。

而甚麼時候,星屑
都變成殞石,
敲碎夜空的窗櫺,敲碎
我們的天堂?
那該是中年的日子了。
像過時的月曆,逐頁逐頁,
撕去浪漫的辭句,
童話逐漸飛遠,記憶
倘若有餘,都給匿伏的寂寞盜走。
如果,沒有希冀可供擷下,
我們該學會
回頭,看山的崎嶇,風的淒寒,
看家書上,每一行,
寫過彼此的沉默。

但,遐想以後,
輾轉妳必發現,
晚星,並非逃離航道,
脈搏閃爍,
並非軟件合成的璀璨。
縱使我們必須老去,
星輝,終如蟬翼蛻落,
在乾癟的
額前,烙低悲喜的蹤跡。那本是
永恆的回答,如星軌
聚散有時,至少,我記下
最初的遺言,
像每一次眨眼,為妳,
我記下了回家的地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