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裝綠寶橙汁

哲一

酣暢不過剎那,
一口的碳酸如此虛浮,
解得開糖衣世界,
有更多的涸澀掐人喉頭?
回甘,是回饋寂寞人
一種何須媚諛的宣示。
就以憂悒的橙黃,
代替迴光,替你返照
臉上苦擠的歡愉,
珍視其中,你應該思疑,
悅目的標誌,容得下少年的慘綠?
甚至你會詰問,一瓶玻璃,
既然洞悉命運,怎可應對
無望的來日?
但貴族,當有貴族的堅持。
沉著緘默,為踞守
一種殊不矚目的孤傲,
寧願墳塚自開,
固執的慧眼都埋入棄瓶。
倘若世界毋庸清醒,
正如淘汰,亦不必世界憐憫。
一晌貪歡的年代,自有飲者,
在故紙堆最蕭瑟處,
追憶綿綿的世味 ……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