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尾蝶》等

日安

一、燕尾蝶

也許在墳前種一隻燕尾蝶
你要牠跳舞,牠就跳舞
彷製那生在她髮際的血色緞帶
無定向如鐘擺,惟一能把握的
只是無止的下垂
任憑她,永遠下垂。

然而黑色的瞳是墓地
開不出半點生靈
卻像夜色,把所有浮華沈澱
任街道如何煩囂
也從此退回寂靜無人之境

擁擠的是重重帷幕
只有不成器的霓虹光管
唯諾著城市的節奏
解放的灰蝶挾著雨聲自轉
每一次自轉,晃動的髮帶包圍
一圈,又一圈
還原;化蝶前的模樣。

雨絲中,牠終無法洗去翅膀上的紋理
--那烙印的墓誌銘
而舞動的聲音:彷彿
反覆被鎖在於密閉空間
四體屈曲如寄生母體內的嬰兒
卻依舊,無法如願獲得半點安寧

也許,隔著雨
她會安詳如一具屍體。

二、天幕

高高張開的旗幟拱成一片
紅色弧形天幕,而夜更深
星光的傳說已然磒落,連星光
也變成全天候監視鏡頭
幕外,依然有狼群守衛巡邏

呼嘯的不再是野獸,而是貪得無厭的人群
我們之中較高的人
都如此這般義無反照顧地信奉著天幕
在天幕下,我們被妥貼圈養
代價只是沉默;
只是沒有重量的沉默

我們都無話可說:
因為語言會上升並累積成雲層
天空壓著的厚重生活
都是我們資本主義的活體罪證
沒有什麼可以相信的,
除了夢。

我們成為貝殼收藏家,只因為
浪聲,是少年夜讀的夢。
讓星光真心注視你眼裡的海岸
呼嘯聲是被誤讀的浪──
波濤依舊洶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