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我們都沒有病

哲一

甚麼時候,抱恙
在凶宿臨頭的晚景,
還值得合十期許?
甚麼時候了,要是真諦,
神魔無可主宰;失聲的
典章,連一個「義」
都咬字不準。囹圄裡,
鐵窗如何嚴密,攔得下
腰板上下強韌如鋼?鎮得住
一切寄望逍遙的羽翼?
從來,就只有倦鳥,
漠視腦袋的毛糙,恰恰
是膏肓的徵兆。
拜託吧,我們都沒有病。
拗逆的腦神經像時針,罹患絕症
那便拆下,用所謂,無異萬惡的
金子,鑄造鑰匙重開中樞,
調回順行的軌跡。
甚麼時候也好,緊擁
病變、注定擴散的陰霾,不一定
再要地方加護彌留。身心
安於作繭的,應該
訂好一副鏡製的棺木,
浴火的時候,歡迎
繼續瞻眄自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