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

陳德錦

在所有人類情感之中,恩情是受到普遍尊崇的。同人類其他情感相似,恩情很容易被誤解。在口語裏,「恩」「仇」並舉,是兩個不可調和的對立觀念。假如用簡單的文字推理來解釋這兩個觀念,則「仇」是別人向你做了一件壞事,惹起你的仇恨,那麼「恩」就是別人為你做了一件好事,引起你的敬愛。恩澤、恩惠、恩賜,所指大略如此。

我喜歡收看電視上播放的生態紀錄片。除了難得一見的動物生活片段之外,最使我感到驚喜的,是能夠目睹了大自然的生態奧秘。飢餓的獅子在追獵奔跑的野牛,最後吃掉它的肉,野牛又吃掉草原的每一片鮮綠,而陽光和雨水又使乾旱的土地重現生機。假如說「恩」是別人為你做了一件好事,那麼野牛就是對獅子有恩,鮮草對野牛有恩,太陽和雨水對鮮草有恩了。
「恩」是那條看不見的生態鏈,是彼此賴以存活的關係,是大自然偉大不變的規律。然而你會辯白:野牛雖然有恩於獅子,獅子卻完全不懂得報答野牛,雙方根本談不上有恩情,這不是「恩」,這是無法回報的「仇」,由上天默默允許而已。

或許「恩」和生態鏈根本風馬牛不相及,我的胡扯作為「怪論」也不合格‧要怪則怪倉頡甚麼字也不做,偏要做一個這麼抽象的「恩」字,給人掛在嘴邊,支配了我們的行為規範,引起我們產生天地間最偉大的一種感情。請不要因我的用語裏無「情」而見笑。誰不受情所困繞,所傷害,所激發,所抑制,所感動?把「情」從 「恩」上稍稍挪開,不過想澄清一些我受更抽象的「情」所攪亂的思路,是要揭開隱藏在人性大字典裏「恩情」這辭條的意義。

我不得不接上生態鏈這思路:獅子為甚麼要吃掉野牛?如果有一天獅子不吃野牛,情況會怎樣?這個問題,倘若寫寓言的伊索能想一想,我們或許可以讀到一個有趣的故事。這裏嘗試作一個合理的推測:如果有一天獅子不吃牛,獅子就會絕種,因為它無法延續生命,無法遺傳它的基因。

我想,秘密可能就在這個基因上。那秘密就像上帝依祂做人的形象造人,而我們則稱頌「主恩」。

基因就是各類生物用來延續生存的遺傳密碼。我看過一集生態紀錄片,雄獅因為出於遺傳的衝動,竟把雌獅為另一頭雄獅生產的幼獅咬死。這頭獅子可謂盲目而自私,你會說。但是它的行為卻漏露了一線天機。你用「盲目而自私」來形容一頭獅子,可能給人很「童話」的感覺,但拿來形容人類,卻一點不差。想想人類為了繁衍後代,做出了多少「盲目而自私」的事情,包括屠殺各類動物、砍伐各種植林、發動大小戰爭、侵奪別人的財產和自由?

我覺得「恩」是從物競天擇中衍生的觀念,本來是人類在戰爭和憂患中對自身存在的一種反省,後來變成一種道德規範,給各種人倫關係界定了。今天,「恩」成為一種表示利害關係的觀念,「你對我有恩,我對你有義」,恩恩怨怨,言者早已無心了。

古時善戰的斯巴達士兵出征時,他們的母親會對兒子說:「歸時載汝盾同回,否則汝盾載汝而歸。」前一句代表戰勝,後一句代表戰死(盾牌的另一個作用是運載屍體),斯巴達人沒有留下任何文物給後世,卻能在生死一戰中報答父母之恩。

所謂恩情,不過是對「恩」的強烈省悟。明白「恩」是甚麼,「恩情」也就不難理解吧。

一九九五、三、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