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襲擊

哲一

半生閉關,仔細剪合檢測,
線路間縱橫駁錯,
一道引信我終於藏好。
如此精工,只堪
找上最僻靜的一角,
是漠視的地方,更是危險。
書店上,我再三審視,
最精煉的炸藥就此埋下。
逃離時步伐踏實,我深信,
詩頁翻飛的季節越浪漫,
越容易走神。

致命的一發正待翦下。
從第一重意象開始,就驚覺,
共鳴一擊即中,永遠
是最猛烈的衝擊波,震傷肺腑,
震傷蘊藏心事的面目。
你並未罷休,看第二重
文辭一豎一撇,像流彈
碎屑橫飛,彈指間刺穿雙目。
溢流的淚血不必拭擦,
象徵精絕,正是最全面的輻射,
濺及最多的眼睛。有韻地,
如果你頹然倒下,掀開
最後的一重,格律過後,
現實,才是最要命的落筆。
頓挫沉鬱,犀利如錐,
齊根,鑿斷麻木的神經。
終於碎骨粉身,你會
照見自己的靈魂,在燄光四起處,
不曾焚燬。

書店的一隅如舊冷落,
好詩,也是時候回歸冷落。
我收拾好空餘的癡想,
收拾零散四周
自行了斷的肢體。
真正的恐怖,是闔上詩集後,
埋伏的讀者竊竊訕笑:
「文字百煉早已落伍。
高效的後現代,炸彈,只適合
崩壞的怪句拼造 ───
無韻、無文、無骨,
無須泣血椎心的傷痛。
贗作,足以豢養豬群;
足夠的包裝,足以炸死
多餘掙扎的靈魂。」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