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燙白肉

natasha

被遺棄 寂寞
又是被誰拾起的開端
一塊塊 我身上的朋友
是刀刃侵蝕了我們
而我們正在被人打量著
區分你我的優劣的瑕疵
有人刺傷我
卻又帶走我
一股暖流 在沸騰
不到三秒的時間
我的表皮萎縮
已被燙到退色
等我再次醒來
已經是十五分鐘以後
臉色發白 熟透
你正在處置我
而我 已經躺在冷冷的木板上
任人宰割 我的摯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