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得一星期

哲一

星期一:壞習慣

是過度熟練的甜言,習慣地
相互誤導,不必謹慎,
用沉默換取默契,漠視
坦露的死穴。「我愛妳」,
最凶暴的利器,刺傷對方,
同樣引錐自殘,末日前,
劃上更幸福的遁詞。而妳,
不打算捂住傷口:
「我也愛你」。謊言
如此的違心,妳,會否奢想
壞血流乾,心死了,
腐朽的浪漫才會重生,重新
向妳習慣塌地?

星期二:回憶是倒鏡裡的公路

回憶,在高速的車程,
篩選最值珍藏的幻象,留待歸途上
獨自細味。鏡中愛情,
是褪去的親暱越難挽回,
值得緬懷的,越綿長。
然而,倒鏡不會諳曉,
對照的意義,在於倒映
逕自流溢的眼淚,讓回憶
一一輾過,以為蒸發後,
鏡是鏡,路還是路,彼此
不曾虧欠對方 ……

星期三:無聲仿有聲

無論裝睡,還是黯然假寐,
再恆久的誓言已經錯過。
點滴錯過,一早匯成洪流,
相拒,或者相擁,竟註定
淹沒我們。於是掩鼻強忍,
沒頂前不斷對瞞,溺水時
無力呼救,必然記得,
心聲寂靜的剎那,我們
相不相通,啞聲的盟約,
猶在漩渦繼續互塑,塑一場
無庸揭破的夢話。

星期四:非走不可

要是妳鐵定離開,別忘了,
心門唯一的鑰匙必須帶走。
失血過多,是最初
開放太甚的緣故。妳
不一定明瞭,鑰匙上鑲嵌的,
不必是椎心的倒刺。每道間隙,
都有脈管植根其中,
互養各自的起伏。遠走,
當然並無不可,一樣的心聲
聽久了,不免厭倦;摟抱
過於著力,不免無法承受。
請放心,我會自此封鎖,
斷絕一切維生的可能。

星期五:早知

與其奮力銘記,
往日共同漫步的強弱,
踏上餘生的陰影,何妨
只記取落下的溫度?匱乏勇氣,
輕視承諾的途中,對於結局,
不管分離還是再見,我們總是失算。
不為對方的足跡駐腳,有些忐忑,
有些恐懼,自然無須留戀。
冗贅的蹤跡無法預知,同樣
無法重蹈。忘返流連,
終歸是必經的,而且,
容易淡忘 ……

星期六:改造人

相同的體溫、面目,相同的
儘管是贗品,不盡相容。
如果失明可供選擇,添一點
慣用的香水,騙過耳目的呆滯,
再劣質的贗品,理應
足夠填塞裝飾的空檔。

星期日:愛後餘生

痛割的傷口,業已
勉強結痂。我以為
脫落後不常刺痛,不再潰瘍,
瘡疤深淺便無須鑑定。
能製造浪漫的我盡量謝絕,
能驚動記憶的,也盡量規避,
日子,有沒有回顧餘地,
既定的命途如常飛掠;
手相上,一脈愛情的刻度
仍然不堪痛楚。
不談將來,字句如何空泛,
除了劫後的痕跡,索性,
我甚麼都不留。

1 則留言

  1. 結構,敘事,語言等方面都有新意,這是技術邁向藝術的正路。技術不一定能成為藝術,但「沒有技術的藝術」是不存在的。或者,是只有在騙子的世界才存在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