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北失眠的幾個夜

佐以章

嚴重失眠。

上個禮拜失眠的是因為大半夜的喉嚨忽然發癢、鼻塞到無法入眠,逼不得已只好去診所看了西醫,拿了三天份量的藥,每天乖乖吃藥。她算了算掌心的藥丸,一、二、三、四、五、六、七,七顆大小、形狀、顏色不同的藥丸。隨便配了冷開水,她眉頭連皺都沒皺一下,吞了下去。只要能睡個好覺,都好。

而這個晚上失眠的原因不明。
溼冷的天氣躲在被窩裡,還有一條老家寄來的電熱毯,應該更容易睡到不省人事才是啊。她徒勞地試了各種姿勢、半強迫的打了幾個疲勞的哈欠,眼睛卻在閉上後五分鐘不到自動張開,輾轉反側。

那麼乾脆來想事情,想到累了也許就睡得著了,她想。
臺北今天又是一整天的雨,相當不友善。

很難說下午的工作面試順利與否,雖然跟人資部門的大姐聊得頗為開心,但對一個剛轉換跑道的人來說,她確實就是隻菜鳥。直爽的大姐坦白了當跟她說的那句「其實像你這樣的經歷,對我們來說都稱不上是performance」,到現在還是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

令人沮喪啊。她覺得自己一直都很努力的。轉換跑道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啊。快速運轉的腦袋自動開啟心靈修復功能。

她知道自己一向很快能從挫折中站起來。
事情沒那麼糟糕。後來想想倒也還好。

冰箱裡有兩袋還沒煮的青菜,明天要記得處理掉。

宜蘭有哪裡好玩呢?好姐妹J神彩奕奕的逢人就問。宜蘭嗎?羅東公園?傳統藝術中心?嗯,有點老套。這冷天泡溫泉不錯啊。對了,妳跟誰一起去?J在五秒鐘的神秘之後馬上甜滋滋的坦誠了她最近交了男朋友。真好。還趕上了情人節呢。

對她來說,這是又一個沒有情人的情人節。

類似情人的東西也許有,那個人,難以定義。噢,大概可以解釋她上個月失眠的原因。
每次在他身邊,總是難以睡得安穩。這原因倒是清楚簡單,因為他打呼聲實在大得驚人。

伴著沒有不規律的混濁呼吸聲,那個晚上她又想到多年前分手的前男友,今年底也要結婚了。睡前他才跟一個他曖昧中的年輕女孩兒講了通晚安電話,她專心看著AXN頻道最新的CSI影集,沒有注意聽他們對話的內容。

那一個又因為打呼聲失眠的夜,她的耳朵貼著他厚實的背,溫暖了她的臉頰。睡得不安穩卻又感到安心,好奇怪。

在感覺到男人的體溫時,她專心地聽著自己的心跳聲,卻明明白白知道那並不是什麼心動的瞬間或愛情的魔法,這很悲傷。因為他們都愛自己勝過彼此,只是貪戀有人在身邊。

他說了今年的情人節得在公司加班,沒打算跟誰過。她索性也沒開口問了。


今天晚上失眠的原因是什麼呢?少個可憐的存款數字? 104*上面裝死不回覆的眾家公司?一個人的情人節?或者純粹是九點半喝的那杯茶咖啡因含量太高?

大學時代熬夜唸書的時候,她覺得在夜裡醒著的自己特別厲害,眾人皆睡我獨醒,眾人皆睡我獨拼。保持領先是一條孤獨的路啊,她偶爾會這麼自嘲。

現在的自己只想過最一般最平凡的生活,卻受著這個失眠的苦,如病一般纏身。


晚上的台北一零一,照樣在十點熄燈。小氣鬼。要是那一零一塔的每一次霓虹燈可以多亮幾個鐘頭、角落的燈可以閃爍到清晨,臺北的夜會美麗許多。

也許會比較不那麼寂寞。

今天晚上只有厚重的雨聲。暖被。一個人。
現在這個徹夜未眠的時刻,她覺得自己,被整個世界拋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