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理論

佐以章

基本上這個社會歧視單身,特別是適婚年齡的單身。

上個月生日的時候她接到了一個信用卡公司的優惠卷,提供一家高級餐廳的買一送一的牛排特餐。高檔牛排耶。她很心動,但一秒鐘後卻自己覺得尷尬。

她實在想不出來到底要找誰一起晚餐比較適合。

家人不在台北,同事們在下班後都是成群聚會的機率比較高,室友們都各自有男朋友,好姐妹一半以上都結婚了,好幾個最近忙著籌備婚禮。

她也不想約那些交情沒有好到可以對著彼此(和牛排)大眼瞪小眼的女生朋友。男生朋友大多已經成為人夫了,有女朋友的根本不可能約出來製造他們和女朋友們的衝突,也不想讓那些有意追求她,而她卻沒意思的單身的男生誤會。

唉,這個時候最麻煩。

噢,還有每次回鄉過年的時候。三叔公九嬸婆你一言我一句「這麼漂亮一定有男朋友啦」、「什麼時候帶回來給大家看看,是不是藏在台北」、「什麼時候才要辦桌請客啊」。每一回她都應付的冷汗直流。

其他的朋友倒沒那麼難處理(這方面的疑慮)。

她有一套自己的單身生存之道,應該說,一種「單身無限好」的思維邏輯,所以過得挺好的。她把所有的事情分成兩種:一個人可以做的和一群人一起做的。

她可以一個人煮菜、看電影、看書、看展覽、上語言課、慢跑、旅行,也可以一群人去唱KTV、混夜店、吃合菜、逛街、聽搖滾演唱會。

一個人可以有一個人的樂趣,一群人也有一群人的狂歡。

「除了兩人三腳以外,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麼事情一定得兩個人做啊。」她認真的向姐妹們說明她的邏輯。

「我看是你太懶惰吧?」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大家覺得匪夷所思。

「是啊,想到就覺得麻煩。這年頭Gay交男朋友還比我們女生容易得多。」聽起來像抱怨,但其實更像是陳述事實。她無所謂地聳聳肩。

她確實是有一股慵懶的氣息,不過不是那種性感的慵懶,而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你能拿我怎麼樣的慵懶。

「難道你不會想要結婚、生小孩、有家庭嗎?」某一個朋友忍不住開口。

「生小孩的話會想耶。找精子確實是有點麻煩。」她眉頭一皺,看樣子是認真的。

大家露出一種混合驚訝和窘迫的表情。

「老的話,我已經找到幾個要跟我一起要跟我一起合開養老院彼此照顧的朋友了。我們都看好一塊在宜蘭後山的地了,到時候歡迎你們來玩。」

好吧。大家又發出一種不知道是敬佩還是震懾的難以言喻的感嘆。大概是這套強大的理論讓她走過二十七個單身的年頭吧。

雖然每個人聽完雖然總會露出很窘的表情,不過說實話,不像很多每次總嚷嚷著「要記得介紹好男人給我」、卻開出「看得順眼就好」的籠統條件,然後又挑剔的很的女生,她真的從來沒抱怨過單身。

唯一跟單身有關的抱怨,大概就是很多人覺得她沒談過戀愛、也沒興趣談戀愛這件事非常奇怪。

「真的有這麼奇怪嗎?你們一直說一直說,我有時候也覺得我自己好像哪裡怪怪的。」不過通常她很快就故態復萌,一貫的慵懶,百無聊賴。

她雖然不是男生眼中的美女,但卻是個極好相處而且廚藝一流的才女,也不是沒有人追,也不是追的人她看不上眼,只是,「沒感覺啊」,「好麻煩」。

她的朋友們覺得也許她沒有談戀愛的天線。

她歪著頭想一想,她也不排斥談戀愛啊,只是她一個人的宇宙運轉得很好,多一個人來攪局多沒意思。

結婚不一定得是人生選項吧。

也許是她的單身生活過得太好。好到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完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