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記與妻

葵花〝香港小說學會供稿〞

客廳傳來妻響亮的訓斥聲,繼而是孩子們此起彼伏的哭鬧聲。

妻又沒關房門,勝記把手垂到床沿,摸到一隻拖鞋,循著哭聲傳來的方向狠狠地扔去,拖鞋砸在了門簷上,屋中頓時安靜下來,勝記滿意地笑了,閉上眼繼續躺在床上。

“看,把爸爸吵醒了!”妻見丈夫醒來,便收起了潑辣。

“好了好了,你們全部出去玩吧!”

話音才落,幾個孩子就帶著尖叫聲歡呼著跑了出去。

妻躡手躡腳的來到勝記床邊,輕輕的坐下,並柔聲說:“親愛的,你醒了?”。

勝記像條幹魚似的一動不動。妻見勝記沒有反應,繼把上半身壓在勝記身上,勝記的胸膛雖不如年輕時那麼結實,可依然寬敞。他只靜靜的躺著,感受著妻那兩個肉團在自己胸口滾動,一道暖流從胯間湧起,憋了一肚子的氣隨即消失無影。勝記閉著眼,心想,“這死婆娘,就會來這一套!”隨即乾咳了兩聲。

妻知道這招管用,又立即把手伸到勝記頸後,雙手環抱,把臉緊緊地貼在勝記的臉上。勝記的臉開始升溫,他用粗壯的雙臂環抱妻,欲把她拉上床。

“死鬼,快起來了,昨天答應顧老闆今天要送幾條好魚過去的;蓮姨要的貝殼類又加量了;順記說今天送貨時間務必要準時,如果再遲的話,以後就改要華表弟的海鮮了……”。

妻喋喋不休地說起來,勝記感覺就像從三伏天來到了三九天,可他還是不甘心,雙臂仍舊纏在妻的腰際不放。

“快放手了,把今天的貨全部送齊,晚上讓你做神仙!”妻伏在勝記耳邊嬌滴滴地說,說完自己‘咯咯’笑了起來。

勝記這才鬆開雙臂,一臉的無奈。懷裡的妻馬上掙脫並站起來,重重地呼了口氣。

勝記頭枕著雙臂,瞇起眼,眼睛周圍堆滿了皺紋,乍看,那是一塊兒舊布料,剛從箱底翻出來,又黑又黃又皺。妻本頗有姿色,這幾年住在海邊被海風吹多了,當初那粉嫩的臉蛋變得黃黃的厚厚的,像生了銹般。勝記看著眼前這個發福的女人,皺起了眉頭,額間堆滿了深坑。勝記心想:幸虧這幾年叫她生個不停,否則,這女人哪裡養得熟?說不准哪天跑到華表弟懷裡去了!

當年媒人婆上門提親時,妻才十五歲。娘家捨不得她太早過門,硬說要待女兒十八歲才出嫁。勝記好不容易等她長了三年,過門前幾天,勝記說要先看看未來媳婦兒長的什麼樣,便叫母親使媒婆去傳話。

去女方家裡那天,勝母邀了一幫親戚前往,女方家長一見這仗勢,好不尷尬,那剛剛長熟有待出嫁的少女更是羞得躲在房裡。茶敬了一圈又一圈,話說完又說,都快接不上茬兒了,媒人婆去請了好幾遍,姑娘就是不肯出來。

勝記心裡著急,坐在一旁的華表弟低聲對勝記說:“你未來媳婦該不會有什麼缺陷吧?要么醜婦一名?”

這話被勝母聽到了,她狠狠地瞪了華表弟一眼,遂站起身來,衝著未來親家母說,

“哎呀,親家母,你家閨女臉皮薄,來來來,咱們一塊兒去請她!”說完拉上對方和媒人婆,直往女孩房間去。

未許,一個面如桃花的少女被三個老娘簇擁著步出房門,廳間一片嘖嘖之聲。勝記見了,放下心來,他瞅瞅華表弟,只見對方直勾勾的眼神盯著自己的未來媳婦兒,口水都快流到她身上去了。勝記不禁打了個冷顫。

回家的路上,勝母一直不高興也不說話。

到家後,勝母正色對勝記說:“勝記,這媳婦兒娶不得,回頭我去找媒人婆把婚退掉,最多賠點兒錢!”

勝記哪裡幹!自打見過面後,他就住進了姑娘的心房。

現在勝記擔心的倒不是此女的美貌,而是華表弟的為人。華表弟在外的聲譽歷來不好,勝記怕夜長夢多,叫母親去找媒人婆,安排對方三天內過門,並要媒婆交代對方這幾天不準出門,且任何人都不許見。

喜宴那天,華表弟摟著勝記一邊不停地說著恭喜的話,一邊往死裡灌勝記喝酒,而眼神卻始終勾在新娘身上,心裡還不停盤算著什麼。

那晚,勝記高興,喝了不少酒,待賓客盡散,他才踉踉蹌蹌地去找他的新娘。

一想到小嬌妻,勝記就渾身發癢,他躡手躡腳的打開房門,一條黑影突然竄了出來,當即把勝記的醉意嚇醒七分。他立馬抓住對方,並‘咿咿呀呀’地叫個不停。

“老表,是我!”對方忙不迭叫道。

勝記把對方扯到庭院。

月色下,華表弟堆滿了笑,一張臉紅白相間。

“老表,我覺得你這媳婦兒靠不住,專門過來找你提個醒的。”

勝記是個老實人,他聽華記這麼一說,著急了,又‘咿咿呀呀’起來,可雙手仍舊揪著華表弟不放。

華表弟使勁掰開勝記的手,拍拍勝記的肩膀,定了定神色。

“老表,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見你是老實人才斗膽來找你。我看你該像你姨丈我爹學習,他當年為了不讓我媽你小姨變心,一把我媽你小姨娶進門兒,就讓她生個不停,這不,你小姨我媽當年嫁給我爹那會兒,也才十八九歲,和你媳婦兒差不多,我爹那厲害,十年生七個,我媽生完我也才三十不到。對女人來說,三十歲也還風華正茂,可對於一個三十歲生了七個孩子的女人來說,可就是另一種人生了,就算她美若天仙,也沒人敢要,你說是不?”

待他一口氣說完,已不像初被逮時那般驚慌。

華表弟這話倒真,曾經聽母親提起過,姨丈當年娶了小姨後,日防夜防,把小姨像賊一樣的看著,小姨受不了,找母親訴苦,母親是家中大姐,她心疼小妹,把妹夫叫到家裡訓斥了一頓,“你要老是不放心,就叫小妹替你多生幾個孩子,她不就跑不了了!”

這話姨丈還真聽進去了。直到現在,姨丈逢人就洋洋自得地說,“女人哪,你把她娶進門,就要不停地把她肚子搞大。生一個兩個沒準兒跟人走;生三個四個沒準兒對你好;生五六七八個,準陪你到老!”

華表弟說完匆忙就走,身影瞬間融進了夜色。

勝記是個老實人,可他也是個精明的老實人。對於華表弟所言,勝記深信不疑;可對於華表弟深夜來訪並偷偷摸摸竄進新娘房間,他可是懷疑的。

“哎呀,可別被這小滑頭撿了個便宜去!”一想到此,勝記三蹦兩跳直奔新娘而去。房中燭光昏暗,新娘的臉好好的藏在紅蓋頭下,勝記大步向前揭去那塊紅布,忙不迭地把新娘按在床上。

洞房後,勝記趕緊把燈打開,他把新娘趕下床,把繡有金燦燦的龍鳳圖案的紅被褥全扔到地上,撅著屁股趴在床上到處看,待他終於尋到那點點的‘紅’跡後,才滿意的笑了。新娘光著身子怯怯地站在一邊,看在眼裡,委屈在心裡。

“剛才華表弟來過,他說是找你的。”

勝記‘嗯嗯’了兩聲,示意妻把床褥撿起來上床睡覺。

勝記懶懶的下了床,妻又回到廚房忙碌著。早餐已備好,漱口的杯裡裝滿了水,潔白的牙膏整整齊齊地躺在牙刷上,一條濕毛巾疊成四方塊兒擔在臉盆邊。這一切,勝記看在眼裡喜在心頭。他暗自慶幸當年從了華表弟的計,這八年來,就沒讓妻的肚皮停過。雖沒像小姨那樣生七個吧,怎麼的也生了五個。硬把當年那如花似玉的小嬌妻給弄成了個大胖女人,想她走出去也沒人要了!

當然,為了養活日愈龐大的家庭,勝記這些年也沒少吃苦。可再苦,勝記也認為值得。每天,當勝記拖著疲倦的身軀打漁而歸,家裡雖然是吵了點,可一進門就飯香撲鼻。妻是自己的,孩是自己的,家裡不再像以往那麼寬裕,可勝在一切都好端端的。

吃完早餐,勝記提上妻備好的漁具和煙斗,緩緩步向海邊,正在玩耍的孩子們一見父親,立即圍了上去,並幫忙父親把漁具放上船。

聽到開船的聲音,妻才從屋裡走出來,向站在船上的勝記揮手笑別,並叮囑他平安早歸。待船漸漸消失在晨霧中,妻放下手,並收起了笑容。

“死啞巴,當初要不是靠你幫父親還賭債,誰才要嫁給你!說好兩年把債還清的,你可好,拖了五年才還上。我八年給你們鄧家生了五個孩子,這現在又懷上第六個了,怎麼說也是你啞巴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