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以後

哲一

放心,妳
依然留在這裡。
每一個早上,還是
妳的細語,靜靜
響來,撩起催眠的被單。
我以為,惺忪的時間
雖短,總可以擁抱妳
半牀假設的溫存。

於是,我抹去耳邊
盜夢的手機聲,像以往,
捂住妳過份的誓言。
而天開始冷了,這裡
沒有所謂的淒涼,即使
發顫的時候,我能想像
一種觸電的感覺,借妳的指尖
輕輕,劃過記憶的邊緣。

我還是習慣,
穿起尺碼較小的衣服,
如此貼身,彷彿
妳的溫度正在依偎。
腰帶上的扣環,我刻意
再牢牢緊扣一些,它會模仿,
以往妳手臂緊箍的力度。

約定的時間還沒來到,
所以,要買一份
我們共享過的冰淇淋,我想追蹤,
所有螺旋紋的迂迴。
曾經,那裡有妳
唇舌落下的路徑,而我
應該盡快舔下,趁一切片段
還沒溶化,就會摸索到
一口暖意,乍然,在妳吐舌時,
呵我鏡上那一層氤氲。

當她翩然走來,或許,
我會握緊她指間的溫度。
在每一線掌紋上,同樣
可以深情寫下,譬如說
「我永遠愛她」的虛妄,
讓她閉目而笑,靠落肩膀。
那時候,我才能重溫,
妳我相擁取暖的畫面。

但回家的路,我還得
選擇一個人走。
在每個無法逃遁,牀上,
以被單密封孤獨的寒夜,
放心,只有妳,
依然能留在這裡。
就打開手機,繼續,讓妳的心聲
替代我,夜夜催眠
一段狂戀的故事,一如妳
從來,從來未離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