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

小害

忘川上,是否也冬天了?            
三途河,也落下雪來
我又碰見
簪上不會融化的黑雪的你
挽住花籃,徒踐
走過結冰的河面和扭曲的人臉

這兒也會下雪,你見過
白色的雪沒有?
它一下子落在眉睫,肩胛
轉眼就變為灰
若蔓開的是流水,它便不假思索
澆灌著春天
而那道曾前行的紙橋,快要
被萌生的鈿朵糊了。但      
灰呢?它匿了白的痕跡
卻又擱在路旁,錯走入火堆
煙,燒得如何裊裊
仍未可懨靡欲往上的雲梯

畢竟,再沒有後來的人
散發河的味道,像你吮食岸邊
嗚咽不止的苦草
嫌棄人間四味
我想給你糖衣,牢牢地包裹
每瓣味蕾脫下的花萼
承載,每段夜深摔落的虛無
直到不必訝異,誰想牽住的手
都會因你而陰霾
了卻一些慣常的希望
當你發現,我們不在一根舌頭
的距離或口吃的時間
幻世,你又能帶走多少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