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其始,亦不在其终

孟祥磊

夏天是顺着屋檐流下来的
夹带着南墙的爬山虎还有灌木从里浆紫的无花果
油画里一团一团那样饱胀着秘密还有情感
庭院里有窗棂框住的玻璃留不住的时间
高高的日头最接近永远的概念

开始是什么怎么结束的人们都是不知道的
夏天是这样 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
知了飞上树梢给大地上的一切催眠
用了二十年
我不曾抓住一个梦 留住一个白天
要穿过地心到另一边的蚂蚁
你到达了吗

把石阶下面以前埋藏的宝贝挖了出来
如有神佑完好无损地躲过了遗弃的命运
这份万幸 光明处我笑了它们也开心
只是我已经不察觉珍贵了
无奈里裹着的是无能为力的悲戚
怨不得什么怨些什么都忘了吧
我的生命还是不要用来去辩解了

遥望着生活
生命还未曾见识过炙热
热爱是什么
真叫人明白的是该担心什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