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燈黃

顏于倢

縫了一夜的缺口 填塞了些寂寥
好像能將晦暗的一盞燈黃也鑲嵌

(當我們離開人群
無人追趕 也無影子)

夜晚的良處在於能當個庸俗的人
庸俗地聽著沒人聽過的冷門歌曲

孤芳自賞的超脫
陷落軟綿月色
手中的針線緩緩鬆開

於是什麼事都想清楚了 青春
是太揮霍的人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