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組詩

哲一

一、偶遇

擱淺已久的桴筏,
說好了:意外
既要刻意撞上,
桅杆,唯有盡量保持堅牢。
真到泊下的時候,所有
氣息漾過、過敏的倒影,
還是一樣顫抖 ……

靠岸,不一定為了移徙;
並肩的等待,不一定
就是咫尺。眼前
世界如此絡繹,進退
本來自如,總覺得,
更多的風沙會捲成壁壘,
或者煙塵,難免糊了理智。
蹤跡,善於靜候的,
不宜冒昧。

算了罷,枉過的十年
始終違心。渡頭,
以至不曾道別的漣漪,
風化、淹沒,早早應該沉澱。
緣分,如果無法寄託,抓緊遠方
如常飛掠的窗鏡。
瞬間就約定,定會
在擬想的時空彼此相遇,
緘默地,將思念
載向終站,不再擱淺的遠方 ……

二、跟隨

錯過了彼此的起跑,
步伐從缺,
迎面都可以追回。
但萌生足下,
所有吻合距離的,
緊隨、平行,
始終未敢觸及。
像夜,往往
只適合緘默代言。

抱怨命運,
如同抱怨落葉紛繁,
動輒驚動窪地,
天空再寬曠,恐怕
無法承托。
暌違的腳步聲,
踢踏踢踏,原是
一樣的敏感。
然而,躑躅的習慣
跨不跨過,還是
容易分辨出來。

以後,路
還是會走來孤獨。
背影塗成黑夜,跋涉
印去星光,
回顧世界已成顛倒。
可相遇,還得
用蹤跡注明:
一場約定,一輩子,
再也不離開了 ……

三、為了妳,我想喝杯咖啡

沿著倒影,
追溯一切苦的滋味。
放涼了,漣漪不再、
不再模糊的容顏,不見得
更容易入口。
摻上一點水吧,反正神經
這麼過敏,不一定
適合畸形的惦念。
然而,請謹記:
一個人的時間,多冷多暖,
糖份,點滴不宜攝取 ——
若然疲憊無法掩飾;
甘與苦,若然堅拒調和,
合該無緣,那麼
就別追下去。
味道,厭倦發膩,
還是替你摸索沉澱的位置。
但你不能奢望一支調羹,
打撈遺忘的餘緒。
那些未曾拌勻的氳氤,一直
都是陰霾,
不能洗脫的陰霾 ……

四、風裡密碼

風,依舊用十一月
愜意的力度,靜靜掀來
定居的那一頁。
是黑白的緣故,所以
秋季再涼,總是無法
褪落冊上的故事;稚氣
值得紀念,就不再泛黃。
唯有風,一定會越加冷峭,
日子未曾把握,
遇上了,一定也摟得更緊。
追悔半生,終於
贏回一場場的目送。
一早該猜到,點滴潮濕
是獨自暈開的證據;
世界,依舊
佯裝愜意,從失神的眼眸
再次闔上。以後,
氣候一樣顛倒,請銘記
風,多少的季節拂過,一樣
駐足,掀開其中
一段拒絕隱跡的密碼:
「十一月所有的風,原是
想妳明白,我,生來
注定一生孤冷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