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處理仇人的骨灰》國內版序

鍾偉民

  二零零六年編散文集,十年剪報三千六百葉,葳葳蕤蕤沒看頭的,都剔去了,留了四五百篇輯成六本書。八年後,北京時代華文書局的黃思遠兄要撮成一冊出國內版,六合歸一了,得有取捨,得再一次去蕪;原來蕪,是去不盡的。到底是香港報紙的文章,要北京人看得有味兒,有咂摸勁兒,甚至咂摸出京味兒,南腔,得換成北調。要不走神兒,掩卷能會心一笑或者一歎,難為思遠兄去拾掇了。
  六本書,六個書名,但就是第二本《如何處理仇人的骨灰》的書名流進了大陸。兇殘如我的讀者,個個要看這本書。這下好了,像一個劊子手未出場,吃飯的傢什卻做了預展,到真見了我用文火煮文人,做起細剮的活兒,能喝一聲采,賞幾個銅板就萬幸了。
  年過知命,據說,不宜毛躁,宜倚一柄花鋤,悠然去見南山,為日薄西山,做一點「心理準備」。霜降前,搬回濱海舊居,山水日惡,風景,不是從前的風景了。不想看,就在窗前修欄,在門外築籬,然後纏上一串藤,然後,又一串藤……然後,屋就慢慢的,慢慢的,黑了。黑了好,專心點燈寫作。
  這幾年,都在寫小說,小說楔了些枝節:春日遊山,病文家撿到碗口大一塊石頭,石頭黄白二色,像飯糰着了芥末。他當傳家寶封藏書櫃月餘,某天,開門取書,一股屁氣撲面,充塞斗室,鎮日不散。「書櫃放屁了!文學的盛世,學者放屁,我府上大書櫃也放屁!」他樂得沿街呼告。每隔一月,就頭上簪花,櫃頂掛紅,大開櫃門招呼朋黨來「賞味」。登門逐臭者眾,按月賞味,改為朔望送香,再改為七日一開,每天一開,屁味,就淡不可聞了。但翕張着鼻翼,絡繹來朝聖者不絕。最後,櫃中薰沐過屁氣的「書寫物」,也連帶受到青睞。
  「你藏的,是一塊雌黃石,硫化物會釋出臭味。」識者把事說破了。病文家聞言,立眉吊眼,怒斥:「荒謬!這分明是屁!我和病友們寫的書,通統是屁!」小故事,照例有微言,無大義,像這部集子裡的文字。信手剁一下香港那些文化寄生蟲娛眾而已。
  我也寫詩,寫過一句:「歲月,剉礁石成硯台。」如何處理仇人的骨灰?磨細了,也做一方硯,如何?興到,就用狼毫,把這仇人撩得癢癢的。癢癢的,偏不能搔。不過,怕仇家一閉眼真如燈滅,趁沒死透,先撩他們一下也是有的。以前,我的專欄叫「狼的心」,明擺着是一顆應景也應物的黑心。 1-1-2014


此書已由「北京時代華文書局」出版,可於國內各大圖書網訂購。

9 則迴響於“《如何處理仇人的骨灰》國內版序

  1. 百世修來同船渡,不知幾世修來,才有一個「仇人」。又不知再幾世修為,「仇人」能先你而去。更不知你長了什麼福份,「仇人」的骨灰由你處置。人人怕仇,怕得連感覺也沒有。這書叫你張眼和張膽看清你的敵對力量。不管「仇人」是人還是惡行敗德,有幸能安排這個盛典,你的生命能量就足以提升,不用記仇了。早前沒看港版的,快找新版來看啊。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