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鞍的女人》及其他

羅明清

《卸鞍的女人》

埋首行走
柔情蜜語
逗兒
用標准的普通話

旁過的人
聽不出鄉音
早已淡忘了
閑言碎語

過去的風流
一抹煙雲
卸鞍的女人
埋首在自己的影子裏

《迫不及待的桃》

總是那麽好春
梅還沒盡數表達
她又含苞欲放

風 款款而過
梅不言語
她打眼枝頭

明眼的人
默默數九
怪怪的搬弄指頭

這個離奇的暖冬
到底是誰
搶占了風頭?

《一只越冬的夜蚊》

沒有呻吟
舉不動吸血的針

艱難地抓住牆壁
起伏的鼾聲
聽得絞心的痛

夜 好長 好冷
甯願一個響亮的巴掌
終結命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