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手

哲一

擊壤一怒,是狂舞者
手中一雙長棍,在自甘緘默
恆常同步的人間,尋覓
那一聲變奏。不必撼搖天地
就留幾拍餘震,讓有心人
驚聞過海中鬼氣,山中亂嘯
仍有清韻一耳,以流燄之姿
崩裂了死城的幽沉;每節錯落
都敲雲上的怪譜成雨
墜下時,任昏忘的池魚羨聽
原來一點一滴,都載出
殊不含糊,一個複疊的節奏
永向跪拜無極的膝響
錚錚擊壤,憑一雙傲骨
自築狂狷的變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