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之南

阿民

大鼎,烹小魚;
鼎之南,聚魚七百萬。
魚血一熱,就害鼎沸?
抑或,鼎,從來就沸,
驚濤,晝夜撼鼎耳,
耳上危城,焉能不毀?
連黑白,連愛恨,
連蒸了千億年的一瓣月,
都淪陷;淪陷了,
熬成一鍋稀糜。
鼎足已腐,鼎足必摧;
始於妄,勢必
終於亂;一鍋稀糜,
恰是眾生永浴的礁區。
眼淚,或者眼球,
炎涼的六月,已告別
眼眶;燙熱與膨脹,
骨肉分離的爆響,
令魚,自覺活出精髓;
令歲月,顯得激昂。
鼎之南,霰如硫,
一滴油星子濺起,就點亮
危城一扇枯窗。浮漚,
冒充魚在呼吸;最後的
喧鬧,支撐最後的輝煌。
而死亡,鼎中的
我們,一直相信:
在遠方。在稱為暴秦的
遠方。

6-2013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