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煙

哲一

點一口煙
不點亮最黑的商市
在牛熊交疊嘴舌也交疊的商市
今晚
我只打算扮演過客
在一鍋濃濁的燻爐外
讓我自焚
且慢聽一場圍爐的夜話 ───
不過是
蘭桂坊偶然舶來兩叢的金髮
在淋漓過後
吹一陣互競長短的煙幕;
不過是
三頭逞辯的獐鼠易手以後
就換了一身阿曼尼
在暴發的泡沫外笑對濡沫;
不過是幾重小農鄉土
妄任一把擴音器
猙獰要捲走八方的煙雲 ───
但都市的傳說再離奇
也不過是
燃三分鐘青春時幾苗快熄的小燄
尤其一介宅男
本來就無招搖的本錢
更不談撞騙撞罵的勇氣
匆匆,只配點一口新煙
在無眠的商埠
默默再扮演自焚的過客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