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銘

淺洼下掙扎,冀望前頭就是龍門;
北風卻吹了一頁薄冰
封閉黃河。

薄冰逼近魚鱗,躍龍更似奢望。
遑論食糧,連氧
也漸漸告別這快枯涸的水巷。

「你還不走?」
伙伴逐漸逃向下游,
只賸
勉強掙扎的在守候。

雪落冰面水更寒,
冰底下是凍僵的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