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彈琴

阿民

我聽到一隻鬼
在屋頂彈琴,
琴譜一鋪出去,
就岔成了
陌路。你走了,
陌路上飄起的
蒲公英,那褪色的
音符,落在
客商街那一溜
破屋簷,慢慢,
釀成了雪。
心事一樣,
都釀成了雪。
亡魂嗑出一地銀色
瓜子皮兒的
夜,紙糊的人物,
以為一巷子落葉,
是自己的鞋。
趿着落葉,我走過
永續的四季,
把一盞紙糊的
燈,燒化給
百年前的自己。
在終究要讓青苔
蒙蔽的一座座
佛像前,一夜夜
祈求相遇,祈求
相遇而不再
仳離,如燈蛾
祈求與燈火
永遠相依。
永遠相依,永遠
相離,為了
百年後另一場
訣別,我趿着
落葉,追着一蓬蓬
灰燼一杆杆
白幡,走過
永續的四季,
走過千里。

12-5-2013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