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景

─── 記一段退役觀音兵與港女的往事

哲一

粉盒的魔鏡遂捧起,左顧、右盼
妳笑說,這一夜月湧星垂
都為俯首張看,眉上、目下
一份獨絕的現代美,教橋上
每道綢繆動魄的風景
頓時墮落,就成了無謂的飾物

若怒火越燒越旺,而時間呢
卻越熬越長,何必再枯等
一朵始終不羞的殘花,逕自凋萎?
當妳回眸向我,何妨
就以流瀉的月光,綿延的叢雲
劈頭一擲,擲碎妳的臉龐
每一層蜜斯佛陀的批盪;
擲斷妳的小肘,尤其
一款路易威登的小包,自羅湖城上,一舉
在肘,這一種炫耀,從來最是黃金

舉吧!那橋下的群魚,會為我
憤然一躍,為失光的魚鱗報復,啐妳
滿口的水沫;連橋上的飛星
也因為冷空無枕,哆嗦了一夜
決定,要挽回蒼穹的寂謐,要同情我
必將刺盲,妳笑語時一切的光彩

只是,當妳把魔鏡一合,而我
只揮一揮衣袖,妳竟以為
有一種新的美艷,正溫柔地
灑向妳,本來媚俗的面容:
「這一夜月湧星垂,光耀雲淨,原來
都是一齣預設的情戲,都為裝飾
眉上、目下,這一份超脫古今的美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