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石頭

角角

是關於書寫的人的語言
向風化的呈現,潮汐過後
不剩別的,只有石塊
在掌紋與沙礫之間
的示現,它總是堅實
總是守護,不過問
是水寫在岸上的
日記,蒸發掉於是,還原成石
安置在黃昏,而它只是顯露
原始且安份的影子
沒有隱衷沒有欲言又止
沒顯露
其實棱角。其實在意關於世界
是如何形成於是自己的形成
關於與全知者的約定,握著彷彿是
最緊密連系,我和石塊的
共同語言。
我們何其強悍,又誰也不懂的柔弱
我們存活在
從不過問的世界與自身
我想及會是何樣的重量時,
已不關乎重量,當我拾起
它的乾透,或它未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