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渣:「呢條單式馬膽。」

這堆字,算是詩嗎?

鍾偉民:「這算是詩嗎?這種東西,宜見於詩刊嗎?對後學,沒壞影響嗎?有東西認為寫這種東西的東西,該得到諾貝爾文學獎,我們寫這種東西,也該被提名諾獎嗎?如果這種東西得到肯定,我們還需要學好中文,學好作文嗎?寫這種東西的人,登這種東西的人,推崇這種東西的人,問心無愧嗎?是人嗎?」

《微語》蔡炎培

陰濕了十幾天
冷鋒南下
氣溫降至13度
微微雨
五內熱
今天星期三
國際騎師邀請賽
Racing to Win

名舵主
好有計
我的芙蓉之寶呀
輸贏一個馬頭一個鼻
呢條單式馬膽
三重彩
派彩高達二千幾
好個老朽
伸長條頸望領長者特惠生果金

二零一二年12月5日
 

38 則留言

  1. 如果「詩」或者「詩人」,還有那麼一星半點兒值得人尊重,這一門專業,或者技能,當中,總該有那麼一個「標準」,有那麼一點「繩墨」吧?像這位「大詩人」的詩,究竟是根據什麼「標準」什麼「繩墨」製造出來的呢?一種所有人,包括瘋人,都能隨便「寫」出來的東西,烙於詩刊,供於詩壇,適當麼?

  2. 我會再深切再檢視詩刊發稿的原則, 提高水平, 不能助長歪風. 寬容是機會予人, 過後的嚴審是自珍了. 感謝提點!

  3. 唐朝有詩仙,本地有詩癲。此詩置於其集內,也不算最下。弊在要拿去提名諾獎,翻譯一關已難過。分明是本土派,何必勉強崇洋?盤口若開到一千,只貽笑人前吧。

  4. 這位前輩也寫過一些語言古典的詩, 其功底肯定不差
    也不知甚麼時候, 他寫起打油詩來
    有人說, 打油詩能展示出一種地度文化
    反映草根生活的實況
    這就是它的藝術價值所在
    當然, 執著語言和煉字的寫手讀後會噴飯
    就正如被大陸詩壇狠批的口水詩
    其題材多反映民工的生活苦況
    也有人說它是質樸不雕琢的好詩
    被另一派人口誅筆伐

  5. 崑南份人先好生是非,所以個大笪地都係是非多多,鐘意單單打打;鍾生你自名個網為詩既芳園,又好似大笪地咁,對你個人文學形象有好大影響。

    1. 用筆名發表評論,是可以的。但我非常憎惡人為了攻擊,開立新郵址,裝男扮女,時貓時狗。陳文學,李美兒,是同一隻藏頭露尾的老鼠的化身,稍後,我會把這隻化身的文字,連根拔走。一旦發現這種行為,會照樣對待。請老鼠不必費神關心我的形象,我沒有形象,也不會告訴你這種東西什麼是形象,興到,隨時可以屌到你七彩!(「屌到你七彩!」是廣東話,很鄙俗,學子勿學。為免損害形象,我以後罵人,會用比較純正的國語,譬如:「肏到你五顏六色!」五顏,加上六色,比「七彩」更要多四彩,聽起來,蠻帶勁兒的。)

  6. (除了寫詩用「阿民」這個簡稱,我寫什麼都署名「鍾偉民」,沒有筆名,也絕不用什麼「化身」,讀友不必猜度。)

  7. 丫你條扮上進粉腸你話,男人老狗,化個死人名叫乜春李美兒呀?你仲當自己係人,而唔係教畜嘅話,響你真朵啦!呢度好多人都知你邊個,佢地客氣唔篤穿你咋懦夫!

    關埋房門自己一個做鍵盤戰士好過癮?ID都唔駛check你啦!仲話學人玩詠春?「念頭不正,終生不正」,你條契弟咁賤格,夠薑自己除晒衫褲,行落樓下將軍澳堆填區,對住自己嘅同類玩「揈春」啦你!

    人地鍾生讓過你條契弟好多鑊,你條木嘴係要逼到人還拖先得。你咁中意撩人開拖,有本事就嚟啦,我當為五枚師太清理門戶架咋!嗱我就明刀明槍係要打你,同埋玩人身攻擊架喇!當初生鼻咽癌生你唔死,你條契弟都仲唔修心養性,周圍作惡,你因住雷公劈你除世害啦!

      1. 我若果存心要打你,從來唔需要顧慮有無品,打你咪打你囉!

        丫熒惑你條陰濕廢柴,你少嚟同我玩呢套,你呢挺人玩抽水未夠班,睇你對付魏鵬展呢種蠢蛋,都要仆街到玩分身嘲笑人地,就知道你其實都係個賤到貼地嘅花生友。你啲咁嘅賤喱,為咗打壓異己,響大笪地擅用版主職權打人,你呢種人渣遲早有報應。

        講開又講,你條死木嘴去開大笪地呢類嗱咋大牌檔搵食,仲乜又閃過嚟新詩.com呢啲五星級大飯店度乞米呀?學好寫字,學返做個正常人先講啦,你啲咁嘅鄉下仔。(唔滿意呀?夠薑約出嚟隻揪丫,我呢,就最中意打癲狗架喇!)

  8. 詩壇的垃圾越多,讀詩的人就會越少。因為沒有人喜歡「撞口撞面都係垃圾」,逐臭之夫總不會聚成主流,逐臭之夫人多了,就只會越搞越臭,大家都畏而遠之。

  9. Sorry, I don’t think Tsai’s poem above is bad. It is simple and easy to understand. It is just a sketch of an old poor man in low mood in a rainy season. He is waiting for nothing but to win his “horse-races” . All the name of the horses may seem odd and rubbish to the outsiders and those who never gamble. It is a simple poem withself-sarcasm !!

    1. 逐點回應:
      一、顯淺不一定是好詩。

      微言大義,在顯淺中描繪偉大,這是好詩,就內容而言,《死水》是篇好詩,因為淺的文字中有深意,這才是關鍵(文字深澀的詩也有許多好詩,不一一);但觀蔡詩,淺是淺,寫的不過是一個沒有寄託含意的老翁,言之無物,空洞乏物,就算退到從人物描寫評論,這老翁的形象也不鮮明,不見得有甚麼特徵,那算甚麼好詩。

      二、硬砌馬名也是一種胡亂堆砌

      朱西輝君/費朱西君(希望沒有譯錯你的大名,如錯譯請不吝提供閣下中文正確譯名)指馬名的佈置是造成了反諷。一、這個馬名本身沒有甚麼自嘲、反諷的意味,如果作家無端寫幾個字彙,就強說自己寫了某項活動的某些字詞,這也不是不可以的,但這種窒礙閱讀的寫作方法就局促了作品本身的文學價值,也會讓讀者扔掉你的作品。在這首「詩」之中,我看不到有甚麼後設語言的運用,也找不到甚麼暗喻的匠心,而明白寫的淺層東西也沒有具體指意,閣下反諷自嘲之解說未免過於牽強。

      文學創作,無論形式如何,但主題鄙淺、內容空洞、思想無物,到頭來都不過是一堆文字垃圾。

        1. 在鍾先生這兒其實應該本持學習的心態,因為這兒好詩有許多,值得學習的詩也有許多。認真的說,大家有空的時候去多讀國內詩人汪有榕先生、王小閣先生在這兒的作品開開眼界,比起化名互罵更有意義。

  10. 蔡某拚湊的是詩?我嘔也來不及呀!看一遍嫌多,再看會神經斷裂。太費人眼力磨人時光了。編輯也太不講究原則和正氣啦。如這可以叫詩,那我下回出一次靚恭,把恭品奉上,或者可得最佳雕塑獎呢!為詩壇悲哀!

  11. 果然甚爛, 我都識寫 :

    今晚
    月明
    失眠哦
    倒一杯茶
    打翻了
    我杯茶呀
    上網吧
    讀詩
    單式馬纜
    蔡炎培
    果然詩渣
    正如杯中
    瀉賸的茶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