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害

(一)

把所有月份相加
我歲月的,流亡者
穿越漫長死城

和浮雲一并陳列
未明的手語
再回到
霧的另一種表述

如此面熟,如此見外
時針,還是一下子滑落
雪國裡存留的夏季
賒來揮霍,躺在
迴盪的鞦韆

以為黃葉枯萎後
便不怕顫抖
打歪沙漏
我們從脆弱的一方傾倒
在坡下,有說、有笑

煮一壺濁酒跟涼風對弈
戳破指頭
挖出蘸滿鮮血的糟粕

(二)

如一個臨危病人
拍下完美的黑白照
稍稍偏差也不能重來
也不是為了從來

花花綠綠的籬笆
蜿蜒在階梯的夏日
你捧起黃昏卻放下了太陽
事物開始與你顛倒

那我和你約定
歷史不會隆起鼻樑
一個跳燈的晚上
邂逅只屬於底片
曝光前
取走融雪後的傷悲

(三)

風霜依然
把菸灰覆在身上,就當作
是你令天的揚塵

跳空城市再一座城市
口袋裡的手賬終會過時
越來越單薄
讀的人,越來越少
後來者不願走在前方

但,打趣的說
乘涼的風
不懂得除法
斑馬線上卻沒有斑馬
所以無偶遇、無離別

從照片四邊的暗格
歌頌餘生災難
我將影子烹溶,不哼半響
夜霧,抬頭點燃著燈籠
是你也好,是我也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