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哲一 

最甜蜜的季節我總握進手心,
某日,只有妳逐一掀揭
每一瓣清氛每一道掌紋,自會發現,
原來一直飄流的,竟是最淺白
卻注定一生曖昧的字句。
最絢爛的日子妳已錯過,但願
日落前所有的雲彩,我還能片片擷下。
一半,在等妳的時候佐酒;
一半,當妳偶爾落寞,
堅壯的臂膀永遠為妳而開,
就鋪成一道忘川,尤其
每一段故跡走來坎坷,
就拋去留戀的足印,緊牽的餘溫,
正如沒一段情路,
不結過孤獨的淚雨成冰河。
此刻,只妳能緊靠肩上,繼續
喝盡我唇下的苦酒;繼續吐來,
除我,到底無人能解的密碼。
從日落直到日出,喧嘩直到沉寂,
直到妳閉目後,緩緩的呼吸聲如舊起落;
一雙小手,如舊
緊握我手心最甜蜜的季節。
不必等待花開,最絢爛的日子妳已錯過,
此刻貼耳的一聲,但願
就是最完美的告白:
「親愛的,我從來了解,
一生,我都是妳最愛,最愛的
好姊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