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風的日子

哲一

我想和風對望,
讓風勢,接管
大地多餘的色澤。
在葉落時,攔下
日落的畫面;飛絮
漫天,為托起,
一弧黑月的憂鬱。
因為寂寞,等到
百色沉寂,我
就以瞳孔的空洞,緊抱
往後的黑夜,將世界
投向虛空,讓我
看見,風,也看見。

我想和海對賭,
以光陰作注,押向
搖曳的波光,再讓
長空點算,是否
翻白的浪花,勝得過
一髮不斷的滄桑。而且,
我已多下籌碼,
每一手,都壓在
多愁的潮水。
起伏,看流浪的波縠,
是否解得開,掌上
密碼交纏的脈絡,
以及,撒手時,
無法把握,那一種
告別苦海的姿勢。

我想和雲對飲,
掬手為杯,冷露為酒。
一舉頭,便飲盡
穹蒼的寂寥,
再將酒氣,滿滿
嘔向橫空的冰雨。
倘若甦醒,往往
比酣醉沉重,就一掌
接住摑來的激流,
讓它,都一一蒸回
雲的臉上。即使
某夜,雨,頹然復來,
孤冷如昔,連浮雲
也始終如我,有種
無主的寂寞。姑且
一瓢乾盡,至少,
我敬過最醇冽的一盞。

我想和山對坐,
任兩面紗,自唇邊,
自高崗的邊緣吹起。
讓風,趁霧嵐
正濃時,洗淨
孤立的記憶,一如
香煙紛飛,只為
焚去半生飄零的來路。
像一丘山,忘掉
塵沙的散聚;一雙腳,
忘掉來去的印跡。
何況,我沒有歸處,
每當萬籟失聲,所有
無助的季節,我只與
孤峰對坐,來代替
彼此冗繁的語句。

而我,仍想和風對答,即使
一聲咆哮,喚回一聲
淒涼;凝霜的路上
了無依靠,就敲
嶙峋的腰骨,呼應
天地的空茫。即使我,
並非負劍的豪俠,
捶地再響,到底
也是一聲殘喘,鑿不住
生命的時計。
每當回顧,所有
起風的日子,曾經,
我用光明,朝風
追問過一生的節奏。
但風,不曾答應甚麼,除了
拂我,以一頭亂髮,以及
黑暗之中,還我
無窮的空虛 ……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