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無對證

符以軒

一個在四號樓跳樓的女研究生變成了老生口中的故事
一個在一號樓上吊的大一女生給全校開了一次緊急班會
一個在理工樓跳了一半樓的附中男生用血扎碎了一層厚玻璃
一個在文華樓跳樓的大三女生把地面的綠化壓出了人形
一個在公園一醉不醒的男研究生腦袋和大門乾了一杯

終於,你也成了社交網絡上口耳相傳的消息
我費解我竟然用了「終於」這個詞
仿佛所有的發生都是預設好的
仿佛這一則消息早就擬定了標題:
一個……

我用不寫來抵抗
可我終將用寫來抵抗
唯有如此
我的不在場才能成為證據
假定彼時的虛妄

4 則留言

    1. 關於陌生人的自殺,理由從來都眾說紛紜,事情也從來就傳得快忘得快。詩中的死亡,發生在北京的校園裏,死者都是學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