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

「我要從南走到北,我還要從白走到黑,我要人們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誰。」
─── 崔健 《假行僧》

哲一

點一盞燈,
照徹千年一貫的孤途。
如果荒陲多風,舉步多險,
就斟一杯狂雨為酒,酒烈氣壯,
自能驅去夜路的蒼涼。
仰視長空,縱已天陰雲晦,
暴惡的雷霆,縱已擊落渺茫的星屑,
行者踏足千里,憑一管青毫
頑強疾走,在失光的邊土
將一字一句,抑揚的一生寫來,
千萬孤獨,只換一個「煉」字
擲向自命高遠的小島,
一個百鬼猖狂,萬民匍匐的殿堂;
擲碎宙斯手上的驚雷,
若驚雷妄顧道義,宙斯與撒旦
不過是鏡中對照的影子;
最後,也必須擲去自己。
過客來去,總經得起獨吟的風霜;
十方行腳,唯有百煉的餘燼隨身。
寂寞時,就溫一杯風雨,
飲盡杯中散落的星辰。
千年一貫的孤途依舊迢遙,
眾生回顧,有一個無名人
仍願點一盞燈,只為
照徹下一個千年 ……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