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檄

哲一

若糞筐倒地
瀉出了字字殘毒,連敗句
也腐壞心智,誤盡
千錘、萬煉,多少珍藏的詩眼
但是,一桿筆鋒未禿
莘莘詩叢下,就必須
誅幾條大蠹蟲,在邪風中
驅逐一地
衹願妄舉「本土」的魍魎
因我的毫管,從不折腰
尤其,茅坑的臊穢,任誰
晝夜歌頌,總呵不出半室蘭芳
至少,浴燄以前
護我一境自築的天堂
好讓匡道的詩魂,不致絕望
敢仰對
詩經楚騷滿壇的風華

2 則留言

  1. 經哲一兄提醒,「煉字抗惡,自築天堂。」的確比「保育中文,抵抗邪風!」好多了。字,煉到了火候,思慮周密,能抗惡;惡,可以是外在的邪人,可以是內在的妄念;正心誠意,修煉到能抗妄念,現世,就是天堂了。「煉字抗惡,自築天堂。」是我們的「詩道」。

  2. 幸有健筆數枝,撐住了給詩渣幾乎壓塌了的詩壇。所謂詩壇,亦脆弱如此,就因太多謙謙君子放手不管、任其危倒。稀土在文學上向來主張自主自行,但無政府主義只任惡詩橫流,那就必須對之抗衡和清理。正如稀土也喜歡粵劇,但為推廣粵劇而抑壓其他創意之作,就需檢討;稀土也講本土,但用本土蒙混好壞,就需正視。主張寫好句子,是眾多方法中的一塊試金石。阿民說要正心,這也是重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