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軌

畫:黃澤雄.詩:哲一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 海子

輾碎的風聲,由滾輪
與鐵路的殘肢斷骨合奏
而我猶在軌上靜聽
凜凜,看一顆閃星殞落
在子夜陰深我的耳際
以浩歎,你說起生命
是何等的虛妄:
一生成詩千百,竟然
最鏗鏘,最淒美的一句
要等到八荒曠寂,骨肉紛飛
才祭得出一滴繆思的淚
在血熱軌冷的月臺
洗脫塵世的荒涼,只留下
一陣風响,一個鬼魅
仍臥醒每道零落的記憶
即使春暖不再,花無長開
你寧可涵泳星海,靜候
這一副新躺的靈魂
在風聲輾滅以前,細訴
詩中的悲戚,人間的無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