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

哲一

給漫長的馬路,
無常每段往復的夜晚;
給一支走調的吉他,
彈落滿身的塵土。
尤其風勁霧冷,季節無星,
異鄉的歌人最易染病。
街中一豆殘燈,暖得了心,
卻冷了綿綿的銀髮,冷了
寂寞斷弦半生的旋律。
只有路上的過客繼續喧鬧,
只有不曾鏗鏘的破缽,夜夜
聽蒼涼的歌聲,一再響起:
「再奔騰的輪響,再沉重的足音,
踏尋千里,沒有不必歇腳的一日;
再嘹亮的歌聲,也未曾
逃得過萬籟寂滅的一章。
回首,也只有遊子的孤獨,
讓我一夜飲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